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的灵魂在何处安歇  

2015-10-29 20:16:30|  分类: 杨曦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灵魂在何处安歇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
注:这是应《文艺报》编辑约稿而写的一篇文学创作随笔,文章已见报。

在贵州省黔东南榕江、黎平、从江三县交界的群山中,有条小河从山谷间流过。在河岸边,有个侗族村寨,名叫栽麻。从前的栽麻,天色明净,有如蓝宝石,有一群人,就在这蓝天下生活着。甘露从天降下,河流滋润地土,肥沃的土地生长五谷,村庄在四季的更替中繁衍生息。在从前,栽麻是个传统的侗寨,寨子傍水而居,寨上木楼成片,寨外溪水环绕,花桥横跨溪流上,村寨四周为绿树所环抱。就在这青山秀水的环抱中,在一片起伏连绵的木楼之上,巍峨雄浑的鼓楼伫立在山野中,吞吐着大气,就在这片土地上过着宁静、自由而平和的生活。在一本古老的书上,有这样的诗句:“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恍惚间,让人觉得,这诗句仿佛就是为停息水边的这群人写的。

以前栽麻不通公路,解放后,有县级通往省州的公路主干道从这里经过,于是便有汉人住进来,栽麻渐渐成为汉侗杂居的村落,现代文明沿公路长躯直入,侗族传统文化由此发生巨大变革。沿河岸旁伸展的这片村庄和田野,在冬日里,显得有些寂静,有些荒凉。然而,当春天临近,春汛到来,犁铧锄头镰刀就再次循着固有的成熟节奏忙碌起来。如今,在每一户用篱笆围着的院子里,在每一栋木楼的的屋檐下,生活照旧日复一复的延续着,家家户户都过着各不相同的苦乐相伴的生活:寨上一个叫老苦的男子,身上长满毒疮,老苦躺在床上,用瓦片刮去脓疮;卜美珍到寨上听侗歌回来,天黑看不见路,他手脚并用爬过桥来;上寨的老高的妻子跟人跑了,留下一个女孩,后来母亲思念女儿,打电话叫邻居喊女儿接电话,女儿说,她故意跑丢我,我不接;老求在市场上把一头小牛犊给喝掉了,回到家来,躺在楼板上,一言不发,良心正在痛苦着;一位父亲出去打工,有了新的家庭,父亲回家离婚那天,小男孩哭着跑到山上去,几天没回家;而坳上一位老人,从小跟父亲守庙,已达50余载,但守庙老人内心有个隐痛,终究难以释怀,一天夜里,老人独自在庙里喝酒,酒后,老人放一把火,把庙烧了,老人也被烧死在庙里……在这又艰涩又沉重的生活中,有人长年沉溺在自己的苦难中,几头牛都拉不转,也有人试图重新回到歌声里,在歌声中寻找另一种光辉,寻找灵魂可安歇之处。

栽麻四面环山,无论从哪个山头往下看,都可看到栽麻的形状像一只大船。带着它全部的美丽与苦涩,如今,栽麻这艘大船,正处在传统和现代的剧烈变革中,沉痛、喧闹而混乱,在狭缝中前行着。未来的岁月里,栽麻这艘大船,将驶向何方,我们不得而知。或许,只有抬起头来,向上仰望,我们才能知晓答案。

我在栽麻出生,在栽麻长大,栽麻这片土地,生活在这里的民族,他们的人和事,他们灵魂和歌声,永远是我关注的对象,也是我作品表现的主体。

在侗语里,栽麻就是“大寨子”的意思。

2015-9-12晚)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