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归基  

2014-10-08 14:4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归基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归基村。2013年。小 贝拍摄。
归基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爱和卜亮在为我装新衣服。
归基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爱年轻时的照片。爱年轻时的好照片都被小伙子们偷走了,只剩下这张照坏了的照片。
归基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老爱做的侗装。
归基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老爱做的侗装。 

月亮静静的从山头升起,夜色渐渐浓了,在苍茫的暮色中,半山腰处的那片松林只留下一片迷人的剪影。

饭后,我们在老爱家堂屋里坐着,爱从里屋拿出一套侗装,摊开来,放在沙发上。

那是老爱给我做的侗族盛装,锦锻的上衣和围裙,满是精美的刺绣,像天边的云霞般华美。我说,爱,谢谢你,这衣服真漂亮。

这衣服也中我的意呢,我特地挑选的这种颜色,爱说。

爱的丈夫卜亮在一旁笑道,委翠,要不你穿下试试。

卜亮爱说话,而且一说话就笑,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一条线。

“委”是小姨的意思,爱比我大两岁,所以他们按孩子的辈份称我为姨。

我便穿上了全套的盛装,很合身。

卜亮说,委,你要再盘上我们这边的发髻,就更好看了。

爱帮我盘头发的时候,我眼前却一下子浮现出老爱年轻时的美丽身影。

 

老爱和我是初中同学。

我上初中时,随父亲到乐里读初中,那时我父亲在乐里当区委书记。

那时的乐里区就是现在的乐里镇,乐里区以侗族和苗族为主,但以侗族居多,所以乐里被称作侗乡七十二寨。

我读初中时候,七十二寨侗族依然还保持着非常传统的农耕生活,男耕女织,妇女们纺纱、织布和刺绣。乐里妇女的刺绣技术,非常精湛,堪称侗族刺绣艺术中的精品。

我读初中时候,乐里区委所在地的乐里街上,只有一条泥巴土路。泥巴路两旁,有一些古老的木房子,还有银行、书店、饭店、邮局、杂货店、裁缝铺等,一应俱全,平日时,小镇古老而宁静。

但到了赶场的日子,周边村寨的人群从四面八方聚拢来,整条街顿时变成了一条彩色的河流。小丹江长裙苗的女孩头上插花戴朵的,像一朵朵艳丽的山花,两汪短裙苗的姑娘则以酷似超短裙的装扮著称,头上一方尖顶头巾,她们那一身凝重的黑色装束,让人疑为天人。

然而人群中,最耀眼的,要数温柔典雅的侗族的女子,因她们人数众多,而且总是一群群的,聚在街头,或是河边,软语温存,而且身着盛装,全身上下,彩绣辉煌,灿若神妃仙子。

老爱,曾是这些女子中的一员,身穿百褶裙,银佩叮咚,一张秀美的脸容在彩绣和银饰的衬托下,灿然生辉,就像夜空中的一轮满月。

班上同学中,唯有老爱在学校里还穿侗装,老爱又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温柔沉静,而且爱笑,我对她的印象始终难以忘怀。

到了初二,因家境困难,老爱缀学回家了。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我向人打听,却总是没有她的消息。

后来,我大学毕业,工作了。先是在榕江,后来到了贵阳,后来又去了福建。有一年,我从福建回来,在县城遇到老爱的一位同乡,我向他打听老爱的消息。没想到,那人竟是老爱的亲戚,他在县城所在的古州镇上班,恰好那时老爱也在县城,于是我们就见了面。

一见面,我吓一大跳,我几乎认不出老爱来了。

老爱显得衰老惟悴,跟她的实际年龄极不相称。

交谈中,才得知老爱患有胃病,但她舍不得花钱去看病,因为她有三个孩子在读书,需要用钱,所以她和卜亮到县城来打工,在林场里给人家看守果园。

但让我感动的是,在老爱身上,她天性中的善良美好还依旧保存着。

老爱在果园里种菜,吃不完的,拿到县城卖,每次卖菜,她都要给我母亲留一份。那时,我母亲到县城帮我弟弟带孩子,帮他们守门市。

在这样的境遇中,老爱却总是笑呵呵的,脸上总带着笑。只有在一张刻满生活艰辛的脸上,看到那样明朗的笑容,看到生命在苦难中开出的向阳花朵,你才会明白,什么叫生命的坚韧。

过不多久,爱和卜亮转到砖瓦厂。为了能多挣一点钱,老爱挑了份没人做的最苦最累的工。老爱在砖瓦厂时,我曾去看她。还没走到做工的地方,那轰隆隆的响声早已扑头盖脸而来,我在门外面大声喊叫,老爱在里面根本听不见。站在门前,只见里面灰尘滚滚,根本看不清人,只看到老爱瘦弱模糊的身影在里面晃动。

那时,我就想着给老爱提供一点点帮助。我想要帮助她,却不想让她感觉是受人施舍。也是在那时候,我知道老爱会绣花,会做衣服,我就说,爱,我想要侗装,你给我做侗装。

于是爱就给我做侗装。每次得到衣服,我就给爱多一点点的酬劳。

爱明白我的心意,但她也不说,什么都没说,只是每次给我做衣服时候,她总会多做一个绣花荷包,或是香袋,送给我女儿。

正是从那时候起,我和老爱开始了我们之间一段非同寻常的友谊。

以致到后来,当爱的儿子老亮考大学时,爱让他报考了我们学校。

就算是,到如今,生活和岁月磨尽她姣好的容颜,但在生活的艰辛和磨难面前,老爱却活出了她内在的尊严和美丽。

 

爱说,趁现在眼睛还看得见,我要给贝童做床绣花背带。

背带是背小孩用的,女儿出嫁时,必须由母亲为女儿预备。

老亮的爷爷有六兄弟,没有姐妹,到老亮的父亲卜亮,有四兄弟,也没有姐妹,到了老亮,他们三兄弟,还是没有姐妹。

卜亮他们家祖孙三代人,都没有姐妹,他们家特别金贵女孩子。

爱和卜亮,就把我女儿贝童,认作他们的女儿。

所以,爱计划着,要为贝童做一床背带。

以前,我母亲做有一床背带送我,贝童生下来后,我舍不得用,我用家里的旧背带背小贝。我知道,我不可能有母亲那样的手艺了,我不会做背带了,所以我留着母亲送的背带,将来送给小贝。

已经有了一床背带,我说,爱,不做背带,你给她做嫁衣吧。

爱就预备着,要给贝童做嫁衣。

 

2013年夏天,贝童上大一那年,我带贝童去看老爱。

当我们一家来到老爱家,来到那个叫作归基的小村,我们一家都惊异于这个寨子的美丽、宁静和美好。

老爱家的村子,座落在一匹大山的半山腰,在半山处,山势向前伸出一角,形成一块小小的台地,有二、三十户人家,聚合在这块台地的四周。

老爱家的木楼,就簇立在这块台地的最高处,无边无际的阳光从天上倾洒下来,照耀着老爱家的木楼,也温暖着这个美丽的小村庄。

归基后山有一片松林,从那里可俯瞰整个村寨。

这个叫作归基的寨子,四周都被竹林包围着,竹影横斜,绿影婆娑,再往远处看,则是远山满目的苍翠,群山之上,蓝天如洗,朵朵白云在天际间变幻着种种奇异的形状和色彩。

在这天地间,归基村显得特别洁净,也很安详。

干净的寨子,洁净的人心,存留在这大山的深处。

在很多年以前,从很久很久以前。

为我。为小贝。

    2014-10-3国庆 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