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贝柳  

2014-09-17 08:57:14|  分类: 杨曦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住在小河边。

一条小路从我家屋旁经过,通往寨上。

寨上人下河洗衣服,洗菜,或是过到河对岸碾米,都要从我家屋旁经过。

经过的人,隔着木篱笆,看到我在家里扫地,或是做饭菜,就问:

“哎贝,今天做什么好菜吃?”

或是:“贝柳,你在家带弟妹哦。”

“贝”是侗家人对女孩子的称呼,比如叫珍的女孩称为贝珍,名字叫柳的女孩称为贝柳,单独叫“贝”,则是一种亲热的称呼。

我家原来住上寨,后来父亲死了,母亲改嫁,我们便随继父搬到这里。

现在我家房子所在的地方,原是一处瓦棚。继父原先是个孤儿,他小时候跟爷爷讨饭到这里,被当地一对瓦匠夫妻收养,成为他们的孩子,跟他们一起垒泥烧砖烧瓦。

我父亲死后,母亲一个人拉扯着我们兄妹三人。寨上人来劝母亲,说,你一个人难得盘三个崽,再找个人吧。这样,母亲就改嫁过来,跟我做瓦匠的继父组成一家,他们在原来搭瓦棚的地方建成这栋房子。

这房子临河,终日听得见河水哗哗流淌着,流水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我家大门外,屋坎的下方,沿着河岸,有一块很大的岩石。岩石经河水长年冲刷,变得又光滑又圆润。

我常常坐在这块大石头上,洗衣,洗菜,洗弟妹的衣服,有时,也呆坐在石头上,看眼前的流水,或是想些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心事。

一天,我继父又蹲在那块大石头上洗尿布,上寨有位妇人从河对岸经过,看见了,笑着问道:

“瓦匠,这次得个哪样?”

继父笑咪咪回答说:

“这次得个呢呢哪。”

“呢呢哪”是对琐呐吹奏声音的模仿,后来成为人们对琐呐的一种代称。

我们这里的风俗,当父母过世,要由出嫁的女儿请来琐呐,在离世亲人的棺材前,吹吹打打。

继父说,得个呢呢哪,意思就是说,他得了个女儿,那是将来要给他请琐呐的后代。

这个女儿就是我妹妹。母亲改嫁过来后,又生下三个弟妹,先是两个弟弟,然后是这个妹妹。

我妹妹生下来,想到自己也有了个女儿,继父高兴得不得了,他特别疼爱我的这个妹妹,生怕照顾不好,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妹妹满月后,母亲便要下地干活,继父拦住她,叫她不要去,继父要她在家带孩子,继父说:

“活路不做活路在,盘崽传后代。”

然而,没等到我妹妹懂事,我继父又过世了。

那天,我站在河边那块大石头上,看着继父被人抬过河去。

继父被抬走时,没有琐呐声,继父凄凄凉凉的被人抬走了。

 

我们寨上还有个女孩也叫贝柳。

侗寨里常常有不少同名的人。比如同在马年出生的人,都叫贝俄,家里最小的女孩,都叫贝满,长得美或是父母期待她长得美的女孩,都叫贝花。

当我家从上寨搬来,我跟寨上的那个贝柳也同名了。

那一个贝柳比我大,她家住在水塘边上。寨上人为了区分我们俩,就把那个贝柳叫做“柳莽登”,意即水塘边的贝柳,而叫我 “柳莽念”,意即河边的贝柳。

每一天,水塘边的贝柳都提着蓝子,到河边大石头那里洗衣服,洗菜,或是洗头发。当穿着蓝布侗装的贝柳端坐在石头上捶打衣服时,那情景,像画一样美。

有次,有城里的两名高中生,跟同学到这乡村来玩,几个人到河里打鱼,等走到大石头那里,看到端坐在大石头上捶打衣服的贝柳,他们的腿就迈不动了。

同龄的孩子都上学去了,我不能上学,我要带弟弟妹妹,我没有同伴玩,我常常到寨上找水塘边的贝柳玩,我跟她学唱歌,学绣花。

贝柳家的灶房靠近水塘边,到了傍晚,贝柳的父母和家人从坡上回来了,从他们家灶房的土灶里就燃起火焰,那口土灶有三个孔,两孔用于煮饭炒菜,最大的一孔煮猪潲。

饭煮好了,盖上锅盖,放在火上闷着。煮饭的木柴退了,剩有火炭子,贝柳用一根铁丝,穿起一串青辣椒,或是海茄,那就是晚饭桌上他们的海茄辣椒。

贝柳的父亲打着赤膊,他默默的蹲坐在灶孔前,啵啵的抽着旱烟,然后看着炉灶里哔啵作响的火焰,再看看眼前在灶房里忙活的儿女,他似乎很满足,嘴角便不自觉裂开来,露出几分笑意。

“今天累多,我听背上疼得很,你们哪个来帮我捶几下。”

水塘边贝柳的小哥就拎起一个松木疙瘩做成的木捶子,给父亲捶背。

“不够,不够,噫,再用点力,。。。哦哦,还是用刀背吧。”

于是贝柳跑过来,说,哎卜(爸爸),哎卜,我来。

贝柳手握一把弯头砍刀,用刀背使劲敲打父亲的后背,嘭嘭嘭,那声音响得像捶田埂一样。

贝柳的父亲仍叼着烟杆,他耸着肩膀挨着,绉着眉头,眼睛也闭上了,可脸上却是笑意十足,一副十分受用的样子。

 

从我家屋角往后看,隔着屋后的一片稻田,可看到后山的整片坡地。在那片坡地上,有水塘边贝柳他们家的两块土,贝柳常年在那里挖土种地,她像绣花一样精心料理那地。

每次挖地,贝柳要先把地土周围的草割得干干净净的。挖土时,再把草埋在地土下面,草在地底腐烂,变成肥料,地上种的红薯辣椒就格外好。

贝柳割草时,有时够不着高处的草,她就回家来,扛一架简易的木梯子上去,架在地土里塝,然后爬到梯子上,把高处的草像刮胡子一样割得光溜溜的。

贝柳割草时,有时会讨得一捧野果,她就用树叶包着,带回来跟我分享。有时候,看到我在寨上疯跑,便叫住我,待走到跟前,她突然就从衣兜里掏出一把花生,塞到我手里,那也是她在后坡地里种的,颗粒饱满。

后来,有一天,贝柳却不再种地了,她拎着个布包,沿着我家后屋田埂边的小路进城去了。当穿着蓝布侗装的贝柳从田埂走过,那背影轻盈得像一缕云。贝柳就像一朵蓝色的云,从故乡的田野上空飘过。

听大人说,她是到县城给人家带孩子去了。带孩子一年后,那家人不给她工钱,她就出来了。之后她又在餐馆里做过,也在商店里替人卖过货,有段时间还兑菜卖。

再后来,长久没有她的消息,她也没有回家来,大家见不到她的人影。

一天下晚,太阳偏西了,在黄昏那么一种暗昧不明的光线中,一个人影出现在我家后屋的田埂上。那人戴一顶帽子,穿着花哨的长裙,长裙到了肩膀那里只有两根带子,桃夭桃夭的朝寨上走来。水井边有位妇人正在打水,她对着那身影看了半天,然后转身对我嘀咕一句,那是谁呢。

人影渐渐近了,打水妇人看到来人脸上打着水粉,眉毛画得弯弯的。走到水井上头时,那人对着妇人喊了声,哎委(“委”是侗语里姨孃的意思)。打水妇人惊异而又疑惑的看着她,问,你是贝柳不。她说,是。

水塘边的贝柳回家来了。她又提着篮子,到河边洗衣服。贝柳又坐在我家门前的那块大石头上,捶打着衣服。只是贝柳不再穿蓝布衣裳了。

过两天,有个外地口音的男人来到我们寨上。那天吃晚饭的时候,贝柳的母亲对着后屋的妇人,就是在水井边打水的那妇人招手道,哎委,哎委,你来看嘛,贝柳带个朋友回来了,人长得还可以,就是讲话酸得很,听不懂呗。

过了半年,那男人又来到贝柳家,他问,贝柳有没有回来。

贝柳的家人这才知道,贝柳不见了。

从那以后,贝柳就再也没有下落了。

贝柳像个影子一样,就那么消失了,无影无踪。

寨上人说,这个贝柳,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她究竟哪里去了。

 

我父亲死的那年,我才四岁。

过了半年,我脚下的妹妹又生病了。

妹妹病重的时候,到了晚上,我就看到屋角里有个黑影子,黑漆漆的,我很害怕,就哭着闹着喊着,妈妈,你快来看,屋角有个哪样东西,我害怕。

母亲过来,母亲说没看见哪样。哥哥过来,哥哥也说没看见。

寨上人说我阳气低,才看到那些不洁净的东西。寨上人教我母亲一个法子,叫她晚上朝屋角撒白米。那天晚上,母亲撒了一屋子的白米,我还是看见那个黑影子,黑漆漆的蹲在屋角。这样过了三天,我妹妹就去了。

寨上人说我的阳气低,而我们家阴气太重,不能住人。这样,母亲后来就改嫁了。母亲改嫁后,我们就随着继父搬到下寨河边来住。

再后来,我也长大了,到了出嫁的年龄。

成家后,我生了女儿,然后跟着寨上的姐妹,一起出去打工。

出去后,我很快就找到了工作。我在一个厂里替人家做饭。对我来说,这活路还不算太累,我暗自庆幸着。然而好景不长,麻烦事就来了。

我做工的厂是一个小厂。白天,工人们上班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在一间大厨房里。当我切菜的时候,我就看到,离我不远的地方,在厨房的另一头,总有一个穿蓝色衣服的女人站在那里,披着头发,背对着我。

我问,你是谁。女人不说话。

我再问,女人还是不说话,仍背对着我。

我突然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我几乎被吓坏了。

我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要是再看见,你就拿刀朝她摔过去。

下一次,我就果断的扬起菜刀,朝她狠狠摔过去,不想那人却往前挪移了一步,菜刀没能击中她。

我又抓起另一把菜刀摔过去,那人又往前挪移一步,菜刀还是没能击中她。

我又气又急又怕,我差点哭了,我说: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这样来吓我?”

许久,女人慢慢回过头来,低垂着脑袋,脸上挂满泪水。

“哦?贝柳……”我叫道。

(2014-9-16上午 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