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高岜  

2014-08-26 18:2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岜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岜。2014年。潘小童拍摄。(嘿嘿,我女儿小贝的图片)

我在公路上拐一道弯,刚进到背面的山坡时,就听到一阵捣布的声音。

捣布声音远远传来,越过丛林,越过山野,在空谷间回响,像个梦境一般。

这是苗寨高岜带给我的第一印象。捣布声让我欣喜,我忍不住在半山腰停下来,站在路旁,驻足倾听。顺着捣布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我知道,在丛林和山谷的深处,应当就是苗寨高岜的所在了。

 正当我在路旁驻足观望和倾听时,从公路上头开来一辆农用车,车上下来四五个人,有男有女,女人穿裙裹绑腿,头上挽着独特而别致的苗纠纠(发髻)。原来他们是到公路下方的林子里砍木材的。

先是一位妇女下来,看到我,就站住,惊异的看着我,然后笑着说:

“你来啦?”

妇人说话时带着浓重的苗族口音,但她问我说,你来啦,就如同每次我回家,父母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翠,你来啦。

这是我在高岜碰到的第一个人。

这是我在高岜听到的第一句问候语。

 

我问那伙人,从这里到高岜还有多远,他们说,不蛮远了。

我便继续前行,沿着公路慢慢往上走。从山脚上来时,仍是大雾弥漫,到半山腰,浓雾散尽,山峦河谷在晨光中显露出美丽的身影。此时,太阳照在身上,已有十分的热度了。出门时,我忘了戴草帽,于是我就在路边扯了一把蕨类植物的叶子,编个草帽,戴在头上。

当我戴着自己编的草帽出现在高岜寨头时,大人小孩都好奇的看着我。头一天,我在家里向母亲打听,去高岜的路怎么走,我四弟说,他去过高岜,他知道。四弟说,不要走小路,小路近,但你没去过,会迷路,你就一直沿公路走,就到了。然后四弟又查到高岜小学校长龙安吉的号码,抄给我,叫我到高岜去找他。四弟在宰麻小学当老师,以前宰麻小学的校长龙安耀,也是高岜人,现在高岜小学当校长的,就是龙安耀的哥哥。

我看着号码,说不用吧。凭我多年在乡村行走的经验,我知道,随便进到哪一家都能找到饭吃。但弟弟说,你不知道,高岜不一样,那地方很古老,很原始,好多人特别是妇女和小孩,连汉话都不会讲,要是没有熟人带你进去,人家以为你是搞计划生育的,你连饭都吃不上。

可出现在高岜寨头的我,穿着侗装,脚穿解放鞋,头上还戴着一顶用蕨类植物编的草帽,挺夸张的,看我这身装扮,谁还会说我是乡里搞计生工作的干部呢。

还没到寨上,先看到一户单独的人家,我向他们问路,男主人为我指路,并挽留我在他们家吃饭,可捶布声却吸引我继续前行。

当一片古树映入眼帘时,一股蓝淀的幽香也飘过来,闻到这种我自小就熟悉的村寨气息,我便知道,高岜村到了。果然,在一处山弯里,几十栋木楼散落在山间,被一片古树和茂密的竹林簇拥着。村口前,一位妇女赶着一群鸭子走来,路旁的竹杆上,晾晒着满满一竹杆的新衣,捶布的声音就从近旁的木楼里传来。看着眼前的村寨,我的心被一种奇异的欢喜充满着。

这是一个宁静的古村落,它在宁静中散播着和平、丰足和美好。

 

我在路口问,龙安吉校长家在哪里,有人指着古树的方向,说,在那棵古树的下面。我便朝古树方向走去。正走着,从一户人家的柴门走出一位年青的妇人,手上拿着一叠在蓝淀桶里染过的布匹,从容不迫的在路上走着。我从小跟母亲学过染布,我一看便知道,这妇人是到水边去漂洗布匹。我想,高岜在这山顶上,应该没有河流,那么,是不是寨旁有小溪沟呢,我想看个究竟,于是便尾随其后,远远跟着妇人前行。妇人穿过木楼,出了寨脚,便往下走。路的下方,在古树和竹林的包围中,有一口水井。妇人舀井水漂洗布匹。洗过两道,便拎着还滴着水的布匹往回走。当年青妇人穿过树丛小径往回走时,看着那年青而矫健的身影,我感知到古老苗寨那股抑制不住的内在生命力。

从水井处回到寨上,依照村民的指点,我走进建在古树下的一栋木楼,那就是龙校长的家。我进到院子里,看到家里没人。出来,问对门人家,说是校长去割牛草,他家里人也做活路去了,还没回来。

我就继续去串寨子。高岜建在山坡上,寨子四周都是农田。田野里的稻谷逐渐开始变黄,绿树、黑色瓦檐和明黄色成为这个季节里村寨的基调,在阳光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沉静、优美与和谐。村寨里一直显得十分宁静,但在宁静之中,鸡鸣犬吠的声音、小孩戏耍的欢笑声,以及起起落落的捶打布匹的声音,一直在村寨上空回响着。

我继续往上走,我想走到坡顶上,从高处看寨子的全貌。去高岜时,我仍旧带着我家的小狗豆豆出行。当我和豆豆快走到山坡顶上时,有户人家的狗看到豆豆,便突然叫起来,就听到有妇人大声斥责那狗。狗安静片刻,过一会,又对着豆豆叫起来。于是,我便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少年,手里扬着一根竹杆,奔跑过来,追赶那狗。 那狗一看,吓得屁滚尿流的,一溜烟跑掉了。看着少年从我镜头里跑过来,又跑回去,我心里感叹着山里人的朴实和厚道,感叹他们天性的淳厚美好。

我站在高处眺望着。高岜建在这边高山上,隔着深谷,对面也是大山,所以,站在高岜这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村寨,梯田,或是走在田埂边上的行人,都衬托着远处的山峰。远山如黛,睛朗的天空把大地笼罩,云朵在睛空中高悬,近处则是宛如画卷般的村庄,既单纯,又顺乎天意,风清俗美。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什么都很普通,也似乎什么都平平谈谈,但感受着所有这一切,我却似乎不能平静,沧海月明,蓝田玉暖,内心有种隐隐的激动,不能自己。

我再次回到龙校长家,龙校长家已经有人了。一位妇人正在院落里晾晒布匹,一个女孩在择菜,那是龙校长的妻子和女儿。我问龙校长在家不,她们说在,他正在下坎的牛圈里喂牛,一会就上来。

过一会,龙校长上来了。我向他介绍自己。龙校长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打水洗头洗脸。交谈一会,我问龙校长,我能在你们家吃饭不。

龙校长说,那当然可以。

中午,吃过饭,我在龙校长女儿的房间里小睡了一会。当我醒来时,四周一片寂静,但就在这寂静中,远处传来了一阵阵捶打布匹的声音。

听着这捶布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点点想哭。

2014-8-26下午 老家栽麻)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