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高伍高友(一):高伍  

2013-10-08 17:28:58|  分类: 杨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夏末秋初的清晨,总有浓雾笼罩着故乡的山水和木楼。

就在这样一个有雾的早晨,我背着简单的行李,带上豆豆,我们出发去高伍。

寨上邻居听说我要去高伍,就说,高伍那地方,我们去都嫌远,你去那里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高伍。

只是记忆中,一直有群脸蛋圆圆的美丽女孩,穿着色泽明艳的蓝色侗装,结伴走在宰麻的街头,笑脸吟吟的,当她们眼目顾盼流转时,宰麻暗淡的街景被照亮了,宰麻小伙子们的心也被点燃了。

结伴走在宰麻街头的高伍女孩,某一天,她们中的两三个,会带着几段布料来到我家,找我母亲为她们缝制侗装,再过十天半个月,她们来取衣服,我母亲便留她们住下。

等到夜幕降临,当月亮刚刚从后山升起,便有寨上的小伙子拉着牛腿琴,来找姑娘们唱歌,在那样的夜里,我就枕着歌声和牛腿琴声睡着了。

就为着这珍贵的记忆,我出发了,要去高伍走一趟。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去高伍的路,在上寨宰麻小学的背后,从那里上去,一直爬坡,爬登坡顶,翻过山坳,再往下走,就到了高伍。

我去高伍那天,正逢宰麻赶场。路上,我不时遇到有高伍的村民下山来,到宰麻赶场。他们中有挑担子的,有背口袋的,几乎没有空手走路的。去高伍的路,是完全的山路,笔直的上,笔直的下,他们走在这样的山道上,或上或下,都实属不易。

豆豆走得比我快得多了,一路上,她g在前面小跑着,有时走了老远,看我没跟上,又回来接我,或是坐在路旁等我。要是前面来人了,她就急促叫几声,给我报信。有次,路旁稻田里有个稻草人,她误以为是真的人,也汪汪叫上半天。

上山路上,我遇见四五拔下山来的高伍村民。第一拔是一伙挑担子的男人,第二拔是一群妇女。一见到他们,我就用侗语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便热情的回应我,叫我晚上在高伍住下,叫我到他们家去吃饭。我一边哦哦答应着,一边忙不跌的抓拍他们走在路上的镜头。

那伙妇女中,有位妇人大约是怕羞,一直用手腕处挡着脸。后来,到寨上,我把路上拍到的镜头放给村民看,大伙一直为那妇女大笑不止,不断拿她来打趣取乐。

第三拔来的是一位高个子老人和两名男子。老人走在前面。我的镜头对着老人,当老人渐渐走近时,我认出来了,那是去年夏天到我家里来吃过饭的一位老人。那天,也是赶场天,我侄儿小楷的外公赶完场,到我们家来吃饭,同小楷外公一同来的,还有这位高伍老人。席间,曾听说这位老人以前也在我家所在的宰麻小寨天敖寨上生活,后来才搬到高伍去的。那天,他们离去时,我给两个老人照了相。上一场,我在宰麻街上又碰到这位老人,还问他收到照片没有。

而那位老人也认出我来了。他问我去哪里。我说,去高伍。又问我吃早饭没(侗家人不吃早餐,他们的早饭就相当于我们的午饭)。我说,没有。老人说,你去家里,卜再辉在屋。然后又交待说,卜再辉家在寨上什么位置,怎么走。

我是侗家人,我一听,心里就明白过来,老人所说的卜再辉,应该是他的儿子了。来高伍之前,我忘了高伍还有一位我认得的老人,所以压根没想过要去找他。但听老人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很是感动,我是什么人呢,怎配得上他们如此待我。

但想着今天吃饭的事有着落了,我便更加安心,于是继续晃晃悠的在路上走着,不紧也不慢。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一):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一):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一):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我一路走一路拍照。

渐渐地,我越来越多地被这条山道吸引住了。

我发现,这是一条十分迷人的路径。一路上,除了偶尔遇到从山上下来赶场的村民外,整条路上始终显得十分幽静。而且越往上走,景致越加迷人。小路两旁,全是树丛和杂草,路两旁各色林木在雾中尽显着优美的身姿,沿途有各种野花一路开放着,尤其是一种紫色的花朵随处可见。在晨雾的笼罩中,花丛、树木、草叶和路面,都显得湿漉漉的,眼睛所见,满目皆是青翠的绿色。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串花枝从半空垂下,拦在路中间。走着走着,突然一树鲜红的野果跃入眼帘,悦人眼目,也让人满心欢喜。走着走着,突然就进到一条由树枝和藤条相互交错而形成的绿色拱形通道中,当明媚的朝阳透过枝叶缝隙照进来时,置身其中,真让人喜不自禁。

清晨,在熹微的晨光中,我出门上路,开始爬山。爬了一段距离后,回头望去,宰麻仍被晨雾笼罩着,只有一角黑色的瓦檐在雾气中显出影影绰绰的样式来。当我爬到半山腰,这时候,山头的雾气已散尽,而山脚下却是一片白茫茫的云海,只见云雾在山谷间萦缭、升腾,有如仙境。

在半山腰,我收到芬姐的短信,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说他们都想我了,还说到了我缺席仍被评为十佳魅力老师的事。

在半山腰,我不敢停下脚步久留,于是继续往上走,爬到山顶后,我坐下来歇息,并给芬姐回复信息,然后翻过山坳,继续前行,往山那边的高伍走去。

待翻过山坳,我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了,走在空无一人的山道上,我仿佛走进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翻过山坳,走完一道缓坡,就下到一条公路,公路下方有几丘田,一位男子正在田埂边割草。

我已得知高伍近年已通了简易的乡村公路。通高伍的公路,是从宰麻沿河而下,然后绕过大山,包一大圈通到高伍。公路跟小路是方向不同完全的两条道。但我不知道,这条公路是不是通往高伍的路。

我问割草的男人,公路通到哪里。他说,通到高友。高友是跟高伍相邻的一个村,两个村子大约在同一条线上。我又问去高伍怎样走。男人指着公路另一头,叫我一直随公路走。当时我没多想,就径直走了。

可走没多久,就遇到一个三叉路口,我心中疑惑,不知该怎样走。想返回去问那人,可又有点远了。于是我便根据宰麻的大致方位作判断,往叉出去的一条公路走。走到前面,又有一个叉路口。我根据常识判断,往像是经常有人往来的那条道上走。走了大约半小时,公路竟突然成了断头路,再往下,是个山冲,山冲里全是草丛,草丛中倒是有条小路往下走。可之前我已听说,公路是通到高伍寨上的,于是我就想,这下麻烦了,走错路了。

想找个人问问路,可四周空寂无人,甚至连只飞鸟都没有。

我在路边坐下来,拿出所带的饼干,给豆豆喂水喂饼干。

坐等一会,还是没人,我和豆豆不得不往回走,重新走到男人割草的地方。等我们走到哪里,割草的不在了,估计是回家了。这时候已近中午了,我和豆豆都走累了,我不禁有些气馁,心想,该怎么办呢。

正在这时,就听到豆豆对着路口叫起来。我一看,过来一位男子。一问,他是高伍人,去宰麻赶场的。我喜出望外,便向他问路。男人说,刚才我已走对,到公路尽头,沿小路一直往下,走登谷底就到高伍了。原来那条路只是个便道,不是通到寨上的那条公路。

于是,我带着豆豆,第三次重走刚才走过的路。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当我终于从山上透过树枝远远望见高伍的田坝和几个屋角时,我内心的欣喜自是难以言表。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随着进村的路口越来越近,我内心的欣喜也越来越强烈。凭着眼前所见,我知道自己来对地方了。

一进村,就看见一栋吊脚木楼立在村口,木楼四面被绿树包围着,透过树枝,我看到有几个小孩在楼板上玩耍,不时有脆亮的笑声传来,看到我对着他们拍照,他们便停止嬉闹,安静下来,在走道的栏杆上站成一排,用侗话小声议论着:“哪是谁呢?”

再往前走,又是几栋木楼,木楼间、道路两旁,到处是果树、竹林、巴蕉、南瓜棚、古老的木皮房子,以及古老的藤蔓植物攀爬在牛圈、羊圈上,从远处看,仿佛木楼和牛圈羊圈等等就是从绿树丛中长出来的,他们彼此扶持,互相依偎,密不可分。此时,已是正午,太阳当顶照下来,这时候并不是照相的最好时机,然而,穿行在木楼间,徜徉在绿树丛中,看着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遍及村寨各处密集而茂盛的绿色植物上,真让人有种绿波荡漾的感觉,十分美好。

高伍原来并不大,全寨大约只有几十户人家,散居在山脚下的一处山坡上,显得非常宁静、和谐。当我转到寨子中间的一块空地时,我看到在一户人家的门前,有群妇女、老人和小孩坐在那里聊天。我的镜头对准他们。他们看到我,便议论起来:

“嘎来照相了。”

“嘎”就是侗语里“汉人”的意思。

又有人说:

“那个嗄也穿侗装。”

“原来嗄也喜欢穿侗装。”

在他们对面一户人家的楼下,有位妇女在那里打米,听到议论后,便从栅栏的缝隙间往外看,她一边看一边问:

“穿侗装的嘎在哪里?”

看到后,她又说:

“等嘎走近了,我要问她是汉人还是侗家。”

待我走近,她果真走出来,问我是汉人还是侗家。

我说是侗家。

她又问:“是哪里的侗家?”

“宰麻的侗家。”

“哦,宰麻的,那你家住哪个寨。”

“天敖寨。”

“天敖寨?”那妇人似乎显得有些惊讶和意外,“天敖寨哪一家?”

“天敖寨卜宽周家,我是他女儿。”

“噫——,那我们还是亲戚嘞,我爸爸以前就是从天敖寨搬来的。”

这下又轮到我感到意外了。我问:

“你说的是不是一个高个子的老人。”

“是,是,你认得他?”

我便说,我刚才在路上遇到他了。

然后我又简单说了下我认识老人的经过。

妇人说那正是她爸爸,于是妇人便邀请我到她家吃饭。

我说老人已交待,叫我去卜再辉家吃饭。

妇人说,卜再辉就是她哥哥,不过,在她家也是一样的。

听她这么说,我便欣然答应下来。

于是妇人进去,收拾东西,回家为我预备午饭。

我在寨上又转了一会,然后回到妇人家里,跟她摆谈。

到这时,我才知道,妇人名叫桑月,生了大儿子后,她被人叫做乃海波。“乃”是侗语里妈妈的意思,“乃海波”意思就是海波的妈妈。在侗乡,人们往往以长子长女的名字来称呼孩子的父母,以及爷爷奶奶,以示尊敬。像在我家,我大哥名叫宽周,我父母就被人叫作卜宽周、乃宽周。

乃海波说,她生海波那年,办满月酒时,我父亲也来吃酒,他们便让我父亲给她儿子取名,“海波”就是我父亲取的名。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按辈份,我该称高个子老人为爷爷,高伍寨上人跟我提到他,都会说你天敖寨爷爷怎样怎样,所以,我也叫他天敖寨爷爷吧。

原来我打算,到高伍后,看一眼就回去。然而,来到高伍,就舍不得走了,而且那天吃过午饭,又下了场雨,于是我就决定住下来。

到下午,听说天敖寨爷爷从宰麻赶场回来了,我和乃海波就去看他。

乃海波说,往常赶场,天敖寨爷爷去了,从来不会当天转来,有时候去了,他要在宰麻逗留一个礼拜才回来,乃海波说,今天硬是稀奇了,当天就转回来,而且回来这么早,看来他肯定是担心自己的孙女(指我)没饭吃呢。

果真,我们走到半路,就遇到老人来找我们了。他已经把饭煮好了,然后过来喊我们过去,他要叫乃海波帮他炒菜。

我们跟在老人身后,一同往他家走去。

老人没跟大儿子卜再辉住,而是按照侗家人的传统,跟小儿子住,但小儿子夫妻俩外出打工,把孩子也带去了,所以他一个人住家里。

我们快走到老人家门口时,突然听到从隔壁一栋木楼的廊檐里传来一声喊叫:

“——哎翠周姑姑。”

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我转身一看,是一位包头帕的妇女。她说,今天她到宰麻赶场,见到我妈妈,我妈妈问她,翠上高伍去了,你在路上见到她没。妇人说,她这才知道,原来在路上对着她们拍照的是我。

看着我们隔着路坎说话,乃海波便邀她过天敖寨爷爷这边来做伴。

包头帕的妇人答应了,然后抱着孙子,拎着绣花蓝子过来了。

等我们都坐定,包头帕的妇人问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吧。我说,是的。包头帕的妇人就说,她就是宰荡村我松林表哥的姐姐。哦,原来她是我的表姐秋芝,难怪她按着自己孩子的口吻称呼我姑姑。

我们一同坐在屋里寒暄,问候短长,然后听天敖寨爷爷讲他如何搬迁到高伍来的历史。

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时间回溯到1959年,那一年,天敖寨爷爷才十七岁,可那年宰麻地方遭遇大饥荒,饿死很多人。天敖寨爷爷的母亲早亡,留下他和姐姐跟父亲过活,后来姐姐嫁到上寨。当宰麻开始饿死人之后,姐姐一家就先跑到高伍来,搭棚子住下,后来叫父亲和弟弟也上高伍来。天敖寨爷爷上来后,就不肯回去了,他和父亲也在高伍住下,从此一住就是五十多年了。

我问天敖寨爷爷为什么不肯回去。

天敖寨爷爷说,这里挖蕨粑方便啊,葛根也多,而且可以打猎,根本不用担心会饿死。

蕨粑就是一种蕨类植物的根部,洗净捣碎后,经加工,就成为蕨粑,如今在大宾馆里还时常看到用蕨粑做成的美味小吃,然而在饥荒年代,就是这种蕨粑不知救活了多少人命。

而葛根也是一种植物的根块,可当饭吃,我一路上看到的那种紫色花朵,就是葛根开的花。

我又问,打猎能捕到野物不。

打着野猪和黄羊是常有的事。天敖寨爷爷说,那时高伍这里全是大菁山,猴子满坡乱串。

那时高伍有多少人家。我又问。

天敖寨爷爷说,当时除了他们一家,另有一户人家从苗兰搬来,也住在这里。

直到后来,又陆续搬来几户人家,经几十年繁衍生息后,才变成了今天这样一个小寨。

说话间,天敖寨爷爷又催乃海波去做菜,并交待说,他买了肉来,放在锅里。

之后,趁乃海波做饭菜之际,秋芝表姐带我到对面山坡去转转,看寨上风景。

待我们回来时,刚走到寨脚,我就被一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妇女紧紧抓住,她要叫我和秋芝表姐去她家吃烧鱼,他们家今天开田,请客吃饭。

我说,乃海波已做好饭菜了。

留着明天吃。那妇女一边说,一边一直抓着我的手臂不放,并死劲拽着我往她家里拉。

那天晚上,是我和秋芝表姐,和乃海波,和天敖寨爷爷,都在那位妇人家里吃烧鱼。

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之:高伍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第二天清早,我就离开高伍,要往高友去。

清晨的高伍,如同宰麻的清晨一样,也被浓雾笼罩着。

然而,高伍只是个小村,而且是隐藏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古朴村落,在清晨,当村寨刚刚苏醒过来,在大山无边的静寂中,你会感觉到自己好像不是活在人间,而是在天上。

那天早上,乃海波有事,和她姐姐搭车出远门了,于是就由秋芝表姐给我带路,秋芝表姐陪着我走完寨头的田坝,一直送我到山脚下,为我指明上山的路,并看着我走了很远,然后她才回去了。

当我爬上山头,站在高高的山梁上,我回首眺望即将离开的高伍村。

此时,晨雾还没散尽,在群山的环抱中,在山谷的最低洼处,那片烟霞氤氲的地方,就是小小的高伍村所在的地方。

哦,在清晨的霞光中,在大自然的怀抱里,高伍村是如此的美丽。

今年跟我一同来支教的学生王杨,当她来到侗乡,内心被深深触动了,她说:“侗乡是一片安静美丽的地方。连绵的高山与淙淙的流水,都是上帝用手所造的,我似乎能感受到他指尖的温度。在这里,单单的看山看水,看他创造的美好,我的心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宁。

上帝是如此珍爱这片土地,珍爱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这一天,当我站在山头上,看着远处的高伍村,我似乎也感受到了他指尖的温度。感谢上帝,他为这群人预备了一处美好的居所,这里有山,有谷,有雨水的滋润,藉着大自然丰厚的赏赐,这一群人的生命得以被拯救,并繁衍生息,以至到今天,当我来到这里时,有亲人为我预备饮食和住处,给我说温暖的话语,这其间,我也见识了造物主的奇妙和丰盛美丽。

迎着朝阳,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我站在山头上,为高伍这个仿佛与世隔绝的小村落,也为我所遭遇和见识的一切,献上默默的祷告。

当我祷告时,豆豆安静卧在我的脚前。

       2013-10-7下午 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