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高伍高友(二):高友  

2013-10-23 17:49:30|  分类: 杨曦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在我老家一带,高伍高友两个地名常常连在一起说。

当两个地名连在一起说时,常常用于指代高伍高友所在的那边方。

侗语的音调很美,侗语共有十二个音,抑扬顿挫,极尽婉转悠扬,侗歌的优美跟歌词曲调的起伏变化有很大关联,所以说,侗语是最适合歌唱的语言。

高伍高友是侗语的音译。不过,翻译过来时,音调变了,读音也不甚准确。当然也没办法准确,所以只能取其大略。在汉语里,高伍高友的音调是“一三一三”,但在侗语里,这四字的音调是“二九二六”,加上在侗语里,这四字的读音尤其是“友” 的读音非常独特,所以,在侗语里,这两个地名连起来说时,就像诗一样的美,而且透着一种极神秘的色彩。

2013913清早,离开高伍村之后,我就往高友走去。

从高伍去高友,我仍旧走小路。但去高友的小路,似乎已经没人走了,其中有一截路几乎全是齐腰的杂草,因而这条路比我昨天走的路更荒野也更原始。

但这条路跟宰麻到高伍的路一样,很美,甚至更美也更幽静。路上,同样有野花野果的陪伴,同样有野藤杂树相互交错形成的圆形拱道,当我走在铺满落叶的小路上,呼吸着山林自然清新的气息,看着周围山川河流的自然美景,内心感到无比的惬意和满足。

当我走了近一半的路程时,突然看到有棵红豆杉,像个巨人般在路旁高高挺立着,此时,太阳光金灿灿的,十分明媚,在霞光的映照下,红豆杉像颗宝石般灿然生辉。

昨天在高伍,我听人说,我是第一个到这里来的外人,除我以外,从没有任何人来过。那么,或许我也将是走这条山道的最后一个人了,但我很庆幸自己在这条小道完全废弃不用前,有机会来到这里,从容行走在山道上,体验走在山道上的艰辛,以及它的美好。

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那天,当我抵达高友时,已有村民从山上割牛草回来了。有拎着鸟笼的大人小孩从田间路头经过,有劳作归来的妇人背着巴篓从木楼旁经过,还有挑着柴担子的妇女从村口经过,看到这些,你便能感知到他们生活的自足,自在,以及他们的勤劳。

远远的,我听到有小孩说话的声音传来。原来,是一群小孩正在村头的路口处玩耍。当我走近他们时,他们惊异的看着我,并好奇的朝我围涌过来。

当他们知道我在照相时,便争相对我说:

“看,我拿我的宝剑,你给我照相嘞。”

“我们站成一排,你给我们照相啊。”

“你照他,他打赤脚。”

“照他照他,他是光头。”

…………

那天,我在高友逗留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然后准备离开,回宰麻。

我向路旁的一户人家问路。他们说,从高友到宰麻,有十五里。后来真正走下来,我就知道,其实远不止十五里。但据他们讲述,路上有三处叉路口。有了头一天在高伍的经验,我生怕自己又走错路,于是问主人,你能不能帮我画一下。主人笑笑,说可以。

我拿出一个本子和笔。可我发现,我的笔忘在高伍了,包里只有一只笔芯。于是我就把笔芯递给主人。

主人拿着笔芯,慎重其事的在我的本子上画路线。他画得很认真,可又显得笨手笨脚的,画的线条歪歪扭扭的。

看着主人笨拙的画着线条,我这才知道,这是一个没上过学堂的汉子。

主人的儿子在一旁看到了,就笑道:

“笔都不会拿,不知道他会不会画呗。”

可主人画好了呢,尽管歪歪扭扭的,但十分清楚。

我合上本子,道过谢,然后就上路了。

主人和他妻子一再留我吃早饭,可我想尽早赶路,就没答应。

到路口,又遇到一对老年夫妻,也喊我进屋吃饭,我也没答应。

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高伍高友(二):高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从高友村出来,我先是沿着便道式的公路往上爬坡,一直走啊走,等走到第三个路口,从路口叉进小路,之后就一直走小路到宰麻。

当我叉进小路后,翻过山坳,进到宰麻所在的这边山坡时,突然听到手机响了,我一看,噢,手机又有信号了,里面有条短信息。

信息是昨天的,一位兄长发来的,他说,从博客上得知我假期回老家了,之后却再无更新的文字,昨天他打我电话,也打不通,他非常担心,所以就发来短信,希望我收到信息后告知近况。

看到短信,我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无论是进高伍高友村之前,还是在高伍高友村的时候,以及从高伍高友回来的路上,我心里总是被温暖所充溢所包裹。

但短信息也让我意识到,我又从那个仿佛与世隔绝的世界里出来了。

那天,从高友回来的路上,我摔了两跤才走到宰麻。

因着要赶路,我没在高友村过多停留,但那短短的一瞥,已让我看到,生活在大自然怀抱里的山民,他们有着多么朴素、单纯而又本真的天性。

尽管那天摔了两跤,但今天,当我写到这里时,忆及夏天里的那段经历,我仍禁不住要搁下笔来,发出赞美。

2013-10-23下午 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