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盘杠村二十年(节选)  

2012-09-03 10:06:53|  分类: 杨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姨 孃

车子还在半路,潘老的三弟年达就打来电话,说哥栋家今天杀年猪,请吃泡汤,他问我们要不要一同过去。潘老说,那就去吧。

哥栋是潘老的姨孃的丈夫。哥栋家就是他姨孃家。潘老的母亲和她妹妹都嫁在盘杠村。姨孃的丈夫跟潘老的父亲属同一个宗族,但姨娘丈夫比潘老父亲小一辈,所以姨孃按潘老母亲那头的辈份称呼,哥栋则按寨上的辈份称呼。

车子快进寨时,年达又打电话来,问,到哪里了。

放下电话,潘老说,可惜姨孃不在了,以前她最喜欢你了。

以前,每次到盘杠,姨孃都要拉我们去她家吃饭。

看来,这次也不例外,到盘杠的第一餐饭,也是在姨孃家吃。

过河,走几道田埂,到潘老他们家原来的老屋,再过去,经过公衣的小木屋,往山坡上走几步,再穿过一片芭蕉林,就望见姨孃家的屋角了,大老远的,就看到哥栋站在屋檐下等着。

“哥栋。”我喊道。

“杨曦,你们来啦。”

从侧门进去,穿过一间小厢房,就到了姨孃家的火塘间。

火塘间烧着旺火,边上有一大群人围坐着,他们是今天来帮忙的亲友,和几个远道来的亲戚。

我们各自坐下,炒菜端上来了,摆在火塘四围,火炉上架铁锅,锅里是肥肉炖萝卜,那就是今天的泡汤。

我很喜欢姨孃家的火塘间。姨孃家的火塘间仍保持着最传统的样式。里面有老古董一样的碗柜,嵌在板壁里面,朝后山的一面搭灶台,安玻璃窗,另外三面则是板壁。板壁长年累月被烟熏,黑漆漆的。但人坐在这里,心里很安定,很踏实,也很温馨。

几碗酒下肚,有几份酒意了,哥栋的话多起来。

“姨孃不在,没人敢讲他了。”潘老说,“以前姨孃在,总是管着他,叫他少喝酒,不要乱讲话。”

哥栋的儿子坐在他边上,儿媳站在儿子身后,加菜、添饭或递碗筷。

“老英,不是我啰嗦,也不是我醉酒了,讲酒话,我讲啊,老英,今天你们到来,你姨孃肯定晓得,她肯定很高兴。”

哥栋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一个胖乎乎的圆脸小男孩在人群中跑来跑去,潘老说那是姨孃的孙崽。

我第一次到盘杠,姨孃的小女儿老五,也是这么大,也是脸圆圆的,也是乖得不得了,总是跟着我。

第二次到盘杠时,我穿军装,我军帽上有颗五角星,看我不注意时,小老五就悄悄伸过手来,偷偷摸下五角星。

“小老五。”

“嗯。”

“小五妹。”

“嗯。”

“五角星。”

“嗯。”

……

不管我叫她什么,她都答应。

现在,姨孃的小孙崽,正和当年小老五一般大。

只是,如今的火塘边,姨孃不在了,小五妹也出嫁了。

 

“姨孃去世前,有一年,我们回盘杠。

那时,姨孃患有眼疾,我们回去时,姨孃跟我们到县城看病。

晚上住宾馆里,姨孃和我住一间,那晚上,姨孃跟我说了很多话。

时隔多年后的今天,当我想到姨孃当年说过的两句话,禁不住悲从中来。”

——要是以前,写这段文字时,我肯定会这样结尾。

 

但藉着一种伟大而神秘的力量,一切都将翻转过来。

那么,故事的发展、演绎和最终的结局也必在他的掌握中。      

                                       (2012-2-10 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