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转】杨光磊《初识杨曦、潘年英老师》  

2011-07-31 17:18:11|  分类: 朋友学生眼中的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师并不喜欢这豪华的红地毯,田野乡间的草地才是她最美的铺垫;插瓶的鲜花并不能作太多的点缀,那满山的红杜鹃才是她真的花香;还有那播放器里的优雅音乐又算作什么呢,那林中的鸟唱,那呜咽的都柳江流水,还有那动情的牛腿琴音方能打动老师的心房。——杨光磊
       【转】杨光磊《初识杨曦、潘年英老师》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2010年8月和光磊在大利)

(2010年8月)18号早我上了凯里赶往榕江的车子,刚出城不久就收到杨曦老师的短信,问我今天回家么,我说正在车上,可能12点半到榕江,老师说那好,她们在榕江等我吃午饭,然后可能会一起去我的那个小山村。于是我竟有点激动起来了,我终于可以面见杨曦老师了,而且她还允诺如果路况好的话还要随我一起去我那叫做高维的山寨看看。认识杨曦老师仅半年不到,却常得到她在写作上的指导、鼓励,而且还赠送我两本她的书,她是这般的善良而平易近人,尽管我和她还从未谋面,我对她是怀着感激与敬意的。

车子驶过雷公山,开始出现迷雾了,竟还下起了小雨,开车师傅异常小心,车子缓缓的盘旋于顶入云霄的雷公山头,再加上刚赶上坐车低峰期,车子就随地上人下人,所以车的行速就慢了很多,我估计可能按预期的时间无法到达榕江了,于是赶紧给老师发去信息说老师你别等我吃饭了,我这车子可能会晚点,而老师呢,一直坚持要等我一起吃饭,说晚点没关系。直到途中经过一个小镇赶场,车子堵得一动也不能动,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启动,于是我十分不安的对老师说你们先吃饭,千万别等我一块吃,经不住我几番要求老师才答应说先吃吧,你后到后吃。

确实,当我赶到榕江时已快两点了。按短信上老师交待的打的到榕都大酒店,由服务员小姐带我到她们吃饭的包间,扣开门,走进红地毯时,我竟感到万分窘迫——当时我背着个大包,手里拎着大小盒子包袋,脚上串两块简易拖鞋,灰头土脸的,完全一个农民派头。当时房间里有杨曦老师,陪同的三位后来我才知道是县委领导的人物,还有包括领我进来的在内的三位服务员。可老师却很亲切的站起走过来,招呼我把包放好了,问我一路辛苦,是否饿了,还说不等我吃饭不好之类的话。而我此时已是很不安了,本来我以为是老师及家人在外面一个小饭店吃个便饭,没想到却是在如此豪华的铺着红地毯的酒店里,而且是有榕江县委领导作陪的如此隆重的宴席。我好不容易使自己平静下来,由衷的说了车子晚点的缘由及让大家久等抱歉的话。之前一席人已经走了一半,包括杨老师的先生潘老师,估计是被县领导灌醉了酒,当然他也把好几个灌醉了。杨老师是特意留下等我的,所以剩下的三个也得陪着。老师让我先吃饭,其他人也很热情的招呼我,为消除我的不安,老师特意介绍说我是她的表弟,在北京中国地质大学念书,刚从凯里赶来。于是我呼呼的吃了三碗饭。席间杨老师向陪同的询问三孔桥到高维的路段情况,结果是正在修路,路况较差,老师家的新车子不大适合开进去,这与我还在车上老师让我打听的情况一致。于是老师稍遗憾的说可能去不了我们那了,这于我又是更大的遗憾,但同时我心里的另外一个负担又减轻了一些——因为这个时候去我们那确实没什么看的,我们那差不多已被汉化得差不多了,若非有重大的节庆是看不见我们那穿着侗装的,也就更看不到其他带有民族色彩的活动、气息。这与老师《寻访侗族大歌》笔下的那些侗寨情况相去甚远,这是否会让老师失望呢,这就是我之前的顾虑。

吃过饭,老师让一位陪同者去给我单独开了一个房,特意交代看是否能安排在6楼杨、潘老师房的隔壁,可惜已有客,于是我的房开在了4楼。宴过席散,几位陪同者也各自离去,老师带着我去我的房,一进电梯老师就开始向我诉苦了——本来想回故乡(老师是榕江人,现在湖南一大学任教)的乡村田野走走看看,为那些淳朴的山寨,那些善良的山民写点东西,而今却是每天花时在这酒肉桌上,再加上我不善于应酬这应酬,我真不喜欢这一场场的饭局——我是真的能体会到老师的无奈:老师并不喜欢这豪华的红地毯,田野乡间的草地才是她最美的铺垫;插瓶的鲜花并不能作太多的点缀,那满山的红杜鹃才是她真的花香;还有那播放器里的优雅音乐又算作什么呢,那林中的鸟唱,那呜咽的都柳江流水,还有那动情的牛腿琴音方能打动老师的心房。

进了屋老师又和我聊了不少。聊文学?恐怕我还不够格,但当时我还是直接就说出了老师写的书中,《歌谣与记忆》要比《寻访侗族大歌》好,《歌谣与记忆》记录的是童年成长经历,写的是一种回忆,而《寻访侗族大歌》是为书写的书,稍不如前者动情些。当然这些远不能算文学评论了,只是一个无才无学的侗族青年的读者感受罢。但老师并没对我的直白有任何反感,相反她倒也认同我的说法——这又是一种多么难得的风度啊。于是在之后的聊话当中我感到相当的轻松。又谈到杨老师家先生潘老师,我说要不要去会看潘老师,杨老师说潘老师酒醉午睡了,到他醒时再叫你。老师又说晚上可能还有什么活动,叫我随她们同往,我直推托说不去,老师知道我的心思,直叫我别感觉不好,说你还是个大学生呢,前两天我还有一个农民工朋友不也是随我一起出席各活动。老师叫我不要客气,我也只好不再辞托。

等老师为我烧好了一壶开水离去后,我赶紧给哥发了条短信:江湖救急,我现在和杨曦老师在榕江这,晚上会有什么活动,老师叫我随同,赶紧寄点钱到我卡上我好买双鞋,我现脚上踢的是双凉拖鞋,实为不雅啊。于是哥给我打了两百,我趁空赶紧溜到街上买了双正规的鞋。等我回来洗了个澡又看了会电视,已近下午5点,有人敲门,是杨老师,说潘老师已醒,引我去见。我竟有点紧张了,虽说和杨老师也是第一次见面,但至少之前在网络、短信、电话有过交流,而潘老师却是相对要陌生。当然我是知道的潘老师是一位很受学生欢迎的文学教授,一位很有影响力的作家,一位非常优秀的学者,而且他的摄影技术也很专业。潘老师会不会像杨老师这么平易近人呢,我心里犯嘀咕。推开门,杨老师介绍了我的名字,潘老师随和的走过来和我握手笑着说,杨光磊——看你这样子就很阳光嘛。顿时我紧张的情绪就减了很多,原来教授兼作家兼学者无非就“这样”嘛,就是这样的幽默随和,一点也没有我预想的“架子”。于此我算是初步认识了杨曦老师和潘年英老师。

随后房里又来了一位访客,大概是榕江文化局的人,想让潘老师为他的新作作一点东西之类的。于是那人和潘老师聊,杨老师把我叫到电脑旁,让我看看博客上记录的她们这两天的活动行程。有意思的是杨老师博客新写这样一段有趣的文字摘录如下:

“上至山顶,进到寨子里,突然遭遇一场大雨。

下到山脚时,雨过天晴,有两道彩虹从河中升起。

几年前,到湘潭的头一天,我就看到两道彩虹,湘潭因此成为了我的福地。

如今,在老家,在我考察都柳江的第一天,我又看到了彩虹,那是上天的应许啊

从此后,整条都柳江,河里流淌的每一滴水,都将是来自上天的无尽的祝福。”

我觉得老师天真、单纯得竟像个小孩,但我又相信,上天自会祝福像老师这么天真单纯善良的人们的,一定会的。

晚上照例是饭局,是榕江一中请的,作陪的有榕江一中的校长、主任以及文联的文化局的一干人等,席间他们觥筹交错,我、杨老师还有一个一中女老师则是以牛奶代酒。酒桌上我算是更见识了潘老师谈吐的幽默了,他们互敬互让,当然也有人不时朝我碰杯,于是我便端杯放喉一饮而尽那苦辣的习酒。

饭后我随杨、潘老师去散步,去杨老师的亲戚家。等回到宾馆,老师再到房里聊了好些的话,聊关于老师的书,老师的工作经历,也聊我的学业我的文学梦稍带我的爱情,再聊到民族的事,关于侗族历史、侗族服饰、侗族饮食、侗族歌舞、侗族艺术,聊话中我能深深地感到老师对自己民族的深情与热爱。然后老师回房,我也沉沉的睡去。

最终是决定不去我那山村了,说是过年再去。而第二天早老师回趟老家宰麻,顺路老师说开车送我到三孔桥,半路上我们还岔路进了一个叫大利的侗族村寨,车子翻越了山顶又往下走,路旁常有参天大树,幽静得很,正是曲径通幽,车行至半山腰可以鸟瞰整个寨子时,潘老师停车拿出相机不停地给这个宁静的山寨拍个不停。而杨老师欣赏这晨光下的木楼美景,赞叹不已,还调皮的从路边摘一尾蕨类草插到自己头上的发辫里,向我展示说,以前我们作为姑娘时去坡上砍祡挑回家,往头发上插这么一支蕨草,肩上的担子就会轻了很多,你们那有这说法吗?我笑着连连摇头,我确是第一次听这种说法的,而我笑是因为我觉得此时老师戴着这么一尾蕨草真的太天真单纯了,像个小孩。

停稳了车进了寨子,潘老师自忙他的摄影去,而我和杨老师则是沿着流经村寨中的小溪河堤一路访上去,访到了好几个花桥,因为之前杨老师到过这,杨老师又像导游一样一一为我讲解,还有那个四合院都有很多的故事。尽管杨、潘老师一再惊叹大利的美丽,而说实话我却并未感到大利有那么美,相反,我觉得大利太过狭窄闭塞,视野不够开阔。要说我心里认为最美的村落,现有两地——其一是杨老师笔下的我也到过的“朝平江”,其二是我被其美丽折服而也曾为其写过一点东西的“沙寨”。

期间我们还去看望了一位房屋建在溪头岸边的老人家。杨老师说是她的朋友,赠与老人一本书(杨老师的新作),还与老人及其家人合影。而老人是一位较有文化的老先生,说话自然也见风趣幽默,像“你们的到来使我的房屋都高来一等啊”之类的话不得不让我折服于这位隐藏于乡野的名士。

离了大利我们直奔宰麻,那是杨老师的老家,她老家里的人也是很热情,而我称呼杨老师的母亲为奶奶,这是否与之前杨老师介绍我说是她的表弟相矛盾呢,可这又有多大关系呢,我感觉杨老师的母亲慈祥得就像我的奶奶,于是我就称她老人家为奶奶,这有何不可呢。在杨老师老家吃过午饭(按侗家习惯其实算是早饭)潘、杨老师开车送我到三孔桥。我和杨、潘老师就此别过,他们驱车回宰麻,而我从这里进去60里就到我的家了。

(原文发表于2010年09月15日 )

【转】杨光磊《初识杨曦、潘年英老师》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2010年8月和光磊在大利)

 

  评论这张
 
阅读(6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