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给呆子讲个故事  

2010-09-26 18:23:11|  分类: 杨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呆子讲个故事 - 杨曦 - 杨曦的博客    
 (9月16日和许才异阿姨合影。中立者为许阿姨。右立者为许阿姨的学生,新晃县医院前院长)

 

呆子,今天我要给你讲一对老夫妻的故事。

9月15号,我到湖南新晃参加湖南侗学会。会上,我再次见到了这对夫妻。上一次,我是两年前在广西龙胜的侗学会上见到他们的。他们是我的长辈,也是我的朋友。能见到他们,我好高兴呵。新晃会议结束后,湖南侗学会代表又一同前往贵州凯里参加2010年全国侗族地区经济文化协作研讨会,也就是全国侗学会。我去了。那对夫妻也去了。前后两个会期间,无论是开会、吃饭,还是聊天、散步,我都跟他们在一起。我太喜欢这对老夫妻了。

在凯里开会时,我们住营盘坡宾馆。开会地点在州政府大礼堂。从营盘坡宾馆到州政府大礼堂,中间有一大截路。走在路上,那对老夫妻,竟然像年轻人一样,手牵手的走在大街上。我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两人的背影,我笑了,也把我羡慕死了。

你问他们叫什么。噢,对了,忘了告诉你,这对夫妻,男的叫吴万源,女的叫许才异。吴老是侗族,湖南省民委研究员,老家在湖南通道,许阿姨是汉族,湖南长沙人。你问他们多大了?我不说,还是让许阿姨来告诉你吧:“我今年七十七岁,吴万源七十九了,我们结婚到现在,已经五十二年了,是金婚了嘞。”

许阿姨很爱说话。我这人不爱说话,我喜欢听别人说。现在爱说话的人很多。但喜欢说话,又讲述得很生动的人却不多。而许阿姨就是喜欢说话,说话又很风趣的一个人。我很喜欢听她讲话。

当我夸许阿姨说话风趣时,许阿姨说,她是当老师的,如果讲课不生动,学生就会在下面打瞌睡。退休前,许阿姨是长沙湘雅医院的教授,既当医生,也上台授课。她的医术精湛,她的课更是深受欢迎。我又追问,你怎么就能讲得这么有趣呢。许阿姨说,这得益于她看的文学作品。

说到这里,吴老在一旁笑起来,我们两个,一个学医,一个搞研究,我们的工作性质不一样,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爱看书,我们都看了大量的文学作品。

一个学医,一个搞学术研究,他们怎么能走到一起呢。而且呆子你不知道,以前他们两人的地位悬殊可大了。解放前,许阿姨可是一位真正的大小姐,她父亲原是著名的金城银行中南片区(包括五个省)分行的副行长,他们家有汽车,有两栋豪宅,房子为三进深,雕梁画栋,家里雇有三个保姆,两名男工,其中一个保姆专门服侍许阿姨;而吴老呢,却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从小在山里长大,出生寒微,——他们专业不同,出身也不一样,他们怎么就能走到一起了呢?

他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第一次见面时,许阿姨不好意思看吴老,吴老也不好意思看许阿姨。许阿姨说,那个年代,男女授受不亲,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互不认识,怎么好眼对眼的看对方罗。当时,许阿姨只注意到吴老穿了双布鞋,她心里便犯嘀咕:“还穿布鞋,各土。” “各”为湖南方言,是“这么”“这样”的意思。许阿姨嫌他老土呢。但她又注意到,吴老桌上有很多书,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地板也擦得亮堂堂的。

回来后,介绍人问,许才异,你看好没有?许阿姨说,我只看到他穿布鞋,各土的,别的么子都没看。介绍人说,你不敢看,我都帮你看清楚了,他眼睛大大的,鼻子高高的,皮肤又白又红,甚至比你还白些,他人品好,又有才华,你就放心罗。那时,吴老刚好到湘西做调查,回来写了份调查报告,调查报告就发在当时的新湖南日报上,一共三大版。后来,中央就根据吴老的这份调查报告,成立了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许阿姨看中吴老的才华,也看到他人品可靠,两人就好上了。

听说许阿姨跟吴老好了,许阿姨原来的初恋情人简直后悔死了。在此之前,许阿姨有个恋人,两人一直好了六年。许阿姨说,那个年代,男女谈恋爱顶多拉个手,哪像现在的年青人又拥抱又接吻的。于是她的初恋情人就嫌她不热情,不温柔,又不帮他洗衣服。于是两人还没说再见,男方就有了第三者。第三者对他热情拥抱,又能帮他洗衣服。许阿姨一直蒙在鼓里,直到被介绍人看到,告诉许阿姨,许阿姨才坚决跟他拜拜了。可一听到许阿姨跟人好了,那负心郎又后悔了。他主动上门来,要求重新合好。他在许阿姨面前跪了四个小时,许阿姨不理她。他又拿头去撞墙,弄得满头满脸都是血。不过,流泪没有用,流血也没有用了。许阿姨说,你有第三者,我还有了第四者了嘞,他是个少数民族,但他人很好,老实,可靠,我喜欢他。之后,许阿姨跟吴老结婚了,而男方却一直独身,直到三十年后才成家。

许阿姨如今早已不再是小姐了,但我告诉你,别看许阿姨这把年纪了,她骨子里那种大户人家出生的派头还挺足的。比如说,她很爱打扮。会议期间,她一天一套衣服,端庄得体。有天,她换了件很漂亮的衣服。我问这是什么料子呀,这么漂亮。她说,这是香云纱嘞,吴万源送的,他用稿费买的。许阿姨说,当时在布店问价时,一听说一米要280元,她连忙说:“各贵!我不要,我不要。”许阿姨执意不肯要。而吴老却执意要买。当然,布料最后还是买下来了。买来后,许阿姨就请裁缝到家里来做。衣服做好了,平时她都不穿,只有在一些重要的场合,出席重要活动时才穿。

嗨,这对老人,他们那么好。可如果你要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好,我又说不出来,因为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记得许阿姨告诉我的一件事。许阿姨说,文革中,吴老被打成反革命,被关在牢里。许阿姨担心他想不开,会自杀。于是许阿姨就天天给吴老写信。在信上,不便谈论政治,于是许阿姨就把自己每天读的什么书,看的什么电影,听的什么歌,一一告诉吴老,也把他们女儿每天做的什么事,都告诉吴老,还把女儿学琴的照片放得老大的,带到牢里去。许阿姨说,谈恋爱时,他们从来没写过信,但在吴老关牢里的那段时间,许阿姨却是一天一封情书。所以文革过去,有不少人死的死,疯的疯,而吴老却熬过来了。

呆子,你别看他们年纪大了,可他们在一起时,还老爱开玩笑。当许阿姨给我们讲在商店买香云纱的经过,讲到布料各贵我不要时,吴老就在一旁笑起来:“那要买,要不她就有外心了。”许阿姨一听,就说,我各老了,人又不漂亮,你操么子心罗。可刚转过身,许阿姨又拿吴老来开玩笑,你看,你现在看起来比我年轻,要是你有外心了,你告诉我啊,你今天告诉我,明天我就去找一个,而且找个比你还好的,我就有这个气魄。

我相信,许阿姨至今还有这个魅力。

但我也知道,除了吴老,她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吴老是湖南通道的侗族,在吴老身上,集中了所有传统的侗族男人的优良品德,谦逊智慧,温良忠厚,这样的好男人,这世上已经不多了。

呆子呀,我不是要给这对夫妻写传的,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我跟他们相处期间,我所听到的以及看到的点点滴滴。

这样的故事,已经无人能懂,也没人愿意懂了。

只有讲给呆子听,也许,只有呆子才能懂,只有呆子才愿意懂。

这是个朴素的故事,所以我就用这种朴素的方式讲给你听。

                 

                         (2010/9/26下午  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