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寒冬(节选)  

2010-01-24 09:57:17|  分类: 杨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此系本人2009年长篇小说新作《寒冬》的引子,现发于此,以感谢众多朋友的关心。

 

                                 寒    冬

 

                                       引 子

贵云身背大琵琶,沿村乞讨,有一天来到天府。

贵云乞讨,他走到哪个寨子,就在那个寨旁的大树脚过夜。

天府小寨有个谷仓,谷仓建在一个水塘上。谷仓里原来住着一位孤寡老人萨东叶,萨东叶死后,一直没人住,闲置着,贵云来了,就住进谷仓里。

贵云是个身形高大的老人,满头乱发、独眼,留一把大胡子。虽然以讨饭为生,常年打赤脚,但贵云并不像别的乞丐那样肮脏,一把长长的白胡子垂在胸前,一只独眼炯然发亮。出门乞讨时,他总斜挎着一个布口袋,拄一根竹杖。有时乞讨回来,经过山坡前,看到有野生的莓子熟了,贵云就摘下头上的破帽子,往帽子里拣野莓,一边拣一边点着头自言自语。几个孩子看到了,想拿他寻开心,跑上前去,有的拉他的胳膊,有的揪他的胡子,有的则和他争抢着摘野莓。贵云还是一边点头一边嘟囔着,那几个小家伙高兴得捂着嘴,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把野莓塞进自己口中。

贵云总是一边走路,一边自言自语的。走路时他并不看路,却只顾自己咕哝着,甚至大声说话,说着说着便叫喊起来,握起拳头,挥舞着,使得行人吃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喝醉了。有一次,一位妇人到田里捞浮飘回来,挑担子经过,看到贵云,停下来,问道:

“贵云,你嘀嘀咕咕的,念什么呢?”

贵云转过脸,独眼凝视着妇人,说:

“不要用浮飘喂猪。”

在天府,浮萍被叫作浮飘,人们拿来喂猪。

“不喂浮飘喂什么啰?”

“喂青菜喂米糠,不要喂浮飘,浮飘刮肚子,肚皮辣火火的。”

“浮飘吃到猪的肚子,”妇人忍着笑,“你晓得?”

“晓得。”

“你怎么晓得?”

“笨女人哟,你连这都不知道,贵云说,他前世是母猪。”

旁边有人指着女人,插言道。

“贵云,你做什么不好,”妇人又笑,“怎么偏偏去做母猪?”

“琐音放我们投生时,一只船装小孩,一只船装小猪,我看装小猪那只船闹热得很,我喜欢闹热,赶紧跳上去,等来到阳间,就成了猪崽。”

“琐音”是当地传说中掌管生死的天神。

这时又来了一些人,大伙围着听,都笑了。

“当母猪好不好?”

“不好,小猪崽抢奶吃,奶头辣火火的。”

“除了母猪,你还做过什么?”

又有人问道。

“还当过斗牛,有一回,在斗牛场上碰死了,这辈子才变成人。”

妇人笑道,这个贵云,老癫东了,胡言乱语的,一边说着一边挑担子走远了。

大伙也笑着四散开了,没人把贵云的话当真。

除了外出乞讨外,贵云总坐在那间废弃的谷仓里,时而弹琵琶唱歌,时而在板壁上画画。他唱的歌人们半懂不懂的,可他画的画大家都看得明白。

有时,贵云画着画着,突然笑起来,人问:

“贵云,你笑什么?”

他满面笑容道:

“我画男人,又画女人,他们在对歌。”

他画的男人弹琵琶,女人纺棉花,两人坐在火塘边对歌。

有时他不画画了,就呆呆坐着,眼神茫然。过一会,突然放声呜呜大哭起来,哭得很伤心,人问:

“贵云,怎么哭了?”

他一边抹眼泪一边说:

“有个奇怪东西,要翻过风雨岰过来了,样子像条船,可你说它像船,它又能走旱地,还有四个脚,自己会走动,我怎么也猜不出是什么东西,想来伤心,就哭了。”

“贵云莫哭,猜不着算了。”

人们安慰他。

“哦。”

贵云答应道。

但过了一天,他又呜呜哭起来,人问:

“贵云怎么又哭了?”

“天下要太平了。”

“天下要太平了,那你还哭?”

“天下太平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全寨共一把菜刀,人们吃饭发罐罐。”

“难道不好?”

“好是好,只是大家吃不饱足。”

“什么时候?”

“说远又不远,说近又不近。”

“不会吧贵云,你看,现在家家户户,大米吃不完,”有个人说,“我们净吃糯米,粳米都拿去喂鸭呢。”

“再以后呢,再以后你晓得不?”另一个人却说。

“是呀,再以后是什么样子?”

“要不你画出来给我们看。”

人们似乎对更遥远的将来更感兴趣,七嘴八舌道。

贵云就在板壁上画了一个男人,又画了几个女人,其中两个相互拉扯着对方头发,另外一个正掩面哭泣。

“这是什么意思呀,贵云?”

 “九女共一夫,还有一个跟在后头哭。”

没等大家弄明白他话里的含义,贵云却自己哭起来,一行孤泪顺着脸颊往下流淌:

“天下乱纷纷的,大家自相残杀,人几乎全死光了,就像从前洪水滔天时一个样,村寨荒凉,无人居住,土地荒凉,无人耕种,走三天三夜,看不到一个人影,走得手指甲脚指甲都脱了,也见不着一只飞鸟,——唉,只有等大灾难过后,天下才太平,真正太平……”

贵云一边说着,一边又在板壁上画画,画上有山谷河流,有绿树飞鸟,还有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人们手拉手围成一圈唱歌跳舞。

后来贵云死了,但贵云的画,至今还留在天府小寨谷仓的板壁上,关于贵云的事,也一代代流传下来,变成传奇,留在天府人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