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一石激起几重浪  

2009-10-27 10:14:06|  分类: 杨曦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老师,别找了吧,让他们安静的生活吧,因为我担心,如有更多其他人牵扯进来,很难说会不会惊扰他们,给我的主人公带来不必要的影响(和伤害)。所以就请您把朝平罗汉当作是我的艺术创造吧。”

——10月23号,当黔东南日报总编王忠老师老师发来短信,问我朝平罗汉住老寨还是新寨时,我回了以上短信。

但王老师回短信说:

“我想一个人微服私访一下,不会打搅他们的,就当去观光一次。”

既然是这样,于是我就把卜易清(文章里的人物之一)的电话告诉了王老师。

到了24号上午,我又接到王老师的短信:

“杨老师,卜易清名叫张泽坤,朝平罗汉也姓张,好象去外地打工去了,详情正在寻访。原本你拉一把就可跳出农门的帅小伙,现在成了一个打工汉,真够可惜的。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他俊美的外形和出众的舞姿歌喉,不可能再给他荣华富贵。这就是命运。”

我很是惊讶,也很意外,于是接连给王老师发了三条短信:

 “王老师,你真够厉害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因为我一直不好意思打听,但(得知这些)我心里很难过,我也不相信那是命运!我真的不记得他的名字了(注:王老师一直问我要朝平罗汉的姓名,可我不记得他名字了,我这样说,王老师总不相信,说我在编聊斋。)所以我不能肯定你打听到的是否是同一个人。

“我文中所写都是真实的人物,你到朝平江可去找他们,就说你是我的朋友。”

“王老师,寻访到此为止吧,你知道真有这么一个人就行了,否则再找下去,对我对他都是一种伤害!”

王老师回信息说:

“信息绝对正确。四十出头,在打工队伍中已不算年轻了,可见家境并不乐观,难为朝平罗汉了。”

我想,事情大约应该到止为止了吧。

但没想到,当天晚上,井珠从朝平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乡(口江乡)有人打电话到她家里来,问她关于朝平罗汉的事,并打听我是怎样一个人,是否诚实可靠。天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做呢,他们究竟要打听到什么呢,他们打听这些又究竟为了什么呢,而且打听的人,他们并没有看到文章,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于是事情传来传去的,完全走样,完全变了味,当我听到井珠向我转述的那些问话时,我简直快说不出话来。

我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而且他们是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这让我非常不满。

于是我马上给王忠老师打电话,说“这样不好,非常不好”。

王老师说,他是向卜易清打听到朝平罗汉的情况的,没有问井珠,但他说去了解一下,看是怎么回事。

过了一阵,王忠老师发来短信,说:

“对不起杨老师,是口江乡党委杨书记叫乡纪委书记去问的,他问的是朝平村支书,支书姓杨,巧合的是正好是井珠姐妹的哥哥,事情就这样穿帮了。实在对不起杨老师,已经令他们叫停了。”

不是对不住我,而是对不住朝平江人,对不住我的老庚井珠和那些朋友们。 

亲爱的读者呀,散文是要求真实,但散文也是艺术,艺术毕竟是艺术,你们要把它当作艺术作品来看,而千万不要把它当作什么见不得人的稳私去打探。

                     (2009/10/27上午  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