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寻访侗族大歌评论》:大歌之旅  

2009-09-24 07:53:11|  分类: 《寻访侗族大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歌之旅

                                     陈守湖

杨曦新著《寻访侗族大歌》出版了。我对这本书是充满期待的。两年前我读到她的《歌谣与记忆》时,就感觉意犹未尽。当然不是因为那本书页码较少,而是因为作者对于侗族大歌的挚爱之情在那本书里犹然未了。我知道,杨曦肯定还会继续她的大歌之旅的。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杨曦以她的故乡——榕江宰麻为起点,走遍了榕江、从江、黎平三县交界地区,走遍了侗族大歌流行的中心区域。《寻访侗族大歌》就是这二十年来杨曦在侗乡行走、在大歌中行走的见证。这个痴迷侗族大歌的侗族女作家和侗族学者,将自己饱满情感充满诗性的文字献给了自己的民族、自己的故乡。

    我是将《寻访侗族大歌》当作一本散文集来读的。这些年因为文体偏执的个人喜好,我阅读了大量的散文,也看了形形色色的散文主张和散文理论。《寻访侗族大歌》里的篇章,给我带来的阅读感觉是震撼的。面对杨曦的文字,我不需要阅读的心理准备,我也没有任何的文本预期,我只需要跟随着她从那个叫宰麻的小村出发,走进一个又一个歌声飘荡的侗族村寨,感受着文字与生活的美好与忧伤。这是杨曦文字的质地,也是生活的质地。我不知道如何来准确解读杨曦的文字,我也无法确定是不是可以用自己的文字来还原我的阅读感受,我只能依稀记起与这些文字相伴的灯下,所感觉到的在阅读中自己僵化的感官功能的复活。读杨曦的文字,我需要用眼去看,不仅仅是看这些印刷体的汉字,我还需要透过文字,注视那些歌者,那些木楼,那些侗乡的什物。我需要去听,在这些文字中谛听,夜深人静时,我能听得到天籁般的侗族大歌在心间回荡,听得到忧伤的牛腿琴在耳边奏响。我需要去闻,在这些文字里,我能嗅得到美酒的醇,菜肴的香,当然还有侗寨的炊烟和草木的气息。我需要去触摸,那节日盛装上的银饰,那牛腿琴上的弓弦,那流过村前的潺潺流水。当写作者越来越不待见事物、细节、常识、现场,当凌空虚蹈的想象与虚构越来越成为写作者的依赖,当文学越来越成为无根无土的“纸上话语运动”,当写作者的感官功能越来越被闭门造车所窒息,读杨曦这些来自于故乡、来自于大地、来自于足下的文字,使我的身体里流动着一种澄澈无比的感动。

    我也是将《寻访侗族大歌》作为学术著作来读的。事实上,这本书本来就是“原生态侗族大歌生存状况研究”课题的重要成果。只不过,杨曦选择的是一种最笨拙的做学问做研究的办法。我不想用田野考察这个时髦词汇来表述杨曦的研究。田野考察这样的词语一旦成为公共语境中的熟语,它本身该具有的民间、在野、现场的基本属性,其实早已经消解殆尽。在图书市场上,田野考察甚至成为一个噱头,因为它能满足猎奇式的快餐旅游欲求。大量充斥图书市场的所谓“田野考察”,无非是从书斋到书斋的资料堆砌,是异化了的“纸上田野考察”。而一些所谓的田野考察者,不过是浅尝辄止、苍白冷漠的田野旅游者,他们是端着架子的,是居高临下的,是以强势文化征服者的恣态出现的。太多打着田野考察旗号的文字里,弥漫着轻浮的学风、虚伪的文风和文化霸权的自鸣得意。杨曦将自己的研究现场放在了生长侗族大歌的泥土之中。因为她明白,“天籁之音”的侗族大歌虽然此曲只应天上有,但它却是从侗乡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它孕育于三龙、朝平江、朝利、增盈、苗兰、归柳等等这样一些未进入公共视线的侗民族栖息地。《寻访侗族大歌》的学术价值,与其说是研究,倒不如说是发现。杨曦以对自身族群的深沉情感,以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视角,以自己诗一样的文字,真切地还原了侗族大歌的生态现场。在杨曦的著述中,看不到习见的学术腔调,看不到概念与术语的装模作样。我看到的是带着侗家人呼吸与体温的文化与生活,还有他们的笑与泪、苦与乐、悲与喜。对于侗族大歌这样一种独特文化现象的研究,杨曦走的是自己的路子,也是最苦最累的路子。多年来,她披星戴月,她沐风栉雨,她流汗洒泪。杨曦的确是在研究与考察,但或许比研究考察更重要的是杨曦在融入在感悟。因此,杨曦研究视野里的侗族大歌,是完全独立于公共视角之外的侗族大歌,也是完全独立于公共语境之外的侗族大歌。作为杨曦研究成果呈现的侗族大歌,是日常的,是生活的,也是充满着乡村的野性与鲜活的。侗族大歌不是化石,当然更不是活化石,它是侗民族实实在在的生活,是侗民族深沉而忧郁的情感,甚至可以说是侗民族虔诚而执著的信仰和宗教。

    从那个叫宰麻的侗寨出发,杨曦的背影离故乡越来越远。贵阳,泉州,湘潭,无论身在何处,她都时常回望故乡,她总是选择将自己的心灵安放在故乡。无论多远的路途都挡不住她回乡的脚步,她的每一个假期基本上都是在侗乡跋涉行走,她的身影孤独、倔强而执著。在远方,故乡是模糊的。在远方,故乡亦是清晰的。作为一名作家,作为一名学者,回望与回归成为了杨曦解读故乡、解读侗族文化的一把钥匙。无论是回望还是回归,她的心灵都是有栖息地的。这块栖息地或许并不能让她“诗意地栖居”,但可以让她深情地读懂故乡读懂自己的民族。杨曦读出了饱满的幸福,也读出了深切的忧伤。读她的《歌谣与记忆》,我这样来解读,读她的《寻访侗族大歌》,我也这样来解读。因为对于每一个拥有故乡的游子来说,故乡终只是幸福而忧伤的远方。而远方有多远?我们其实并不知道。 

                 二〇〇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于贵阳

 (《寻访侗族大歌》,杨曦著,贵州人民出版社2009年5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