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夜歌》评论:明亮的夜晚  

2009-03-19 16:50:25|  分类: 《夜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  亮  的  夜  晚

                                              ——读《夜歌》有感 

                                            曾庆仁 

文字是有心的,但不知为什么,作家们写来写去就把它给忘记了。他们不是“绘声绘色地渲染”,就是玩弄“山重水复的悬念”,不是搞出“朦胧神秘的意象”,就是烘上“奇异斑斓的色彩。”仿佛不良苦用心地弄出几个高潮迭起就对不起“作家”这顶高帽子一样。

读完杨曦女士的《夜歌》,感觉就像在烈日炎炎的夏天,突然吹来一股清凉的风。真是久违了,这样纯净的文字,假如没有一颗纯洁的心灵,它又怎能生出飞翔的翅膀,它又怎能用如此真挚的情感表达心中那份特殊的感情,它又怎能在这已被污染得面目全非的世界,保持灵魂的纯粹。

《夜歌》是明亮的,书中所有的文字都是明亮的,哪怕是略带伤感的《我想为母亲擦去脸上的泪水》和略带伤心的《答谢朋友书》都是明亮的。这明亮是一种气质,一种情怀。同时也是一个作家为什么能够成为一个作家的最好的理由。

杨曦就是一位这样的作家,一位有着迷人的明亮的作家。《夜歌》就是一部这样的作品,一部有着迷人的明亮的作品。这部作品与土地相连,与心灵相连,与血肉相连,与梦想相连,但最终还是与她的幸福相连。我甚至觉得:只有内心真正感到幸福的人,才能写出如此温暖的文字。这与思想才华没有关系,与技巧更没有关系,但却与作家感知事物的方式发生关系。

杨曦感知事物的方式是特别的,特别就特别在它的直抒胸臆,反而达到奇妙无比的效果。心灵的纯净带来了文字的纯洁,那样地明晰,几乎从不夸张和渲染,却以女性特有的细腻表现了大千世界的真实。

《夜歌》的文字极美,有诗的质感:“一束阳光从她身后照过来,女孩在逆光中站定,璀璨的阳光为她缀上满头晶莹的碎钻,斑驳阳光中女孩似乎也变得通体透明了,仿佛她是大自然的一只精灵,此时正收起滑翔的羽翼,缓缓降落于此。”想象丰富自然,虽语不惊人,却意蕴深远。其实这正是《夜歌》的一大特点。或者说杨曦本质上是一位诗人更恰切些。

《夜歌》的文字告诉我,杨曦是一个干一行爱一行的人。这很不容易,在老师斯文扫地的年代,她仍然热爱着世上“最阳光”的事业。这里面除了她的质朴,应该还有她的品质。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还是她下面这段文字:“感谢命运,是命运让我来到湖南,来到这片火一样的土地上……如今,我到湖南已有六年,其间自然也经历了挫折,也经历了大悲痛,但每次外出归来,只要一踏上湖南的土地,听着耳朵里满是浓重的湖南乡音,心里便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和踏实。”这段朴素的文字深深地打动了我这个湖南人,却一时找不到更好地理解这种情感的角度。杨曦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她很可能就是那种别人对她的坏她记不住,别人对她的好却能记一辈子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最善良的人才会这样感恩。

“潘老”是《夜歌》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也可以说是关健词。“潘老”是谁,“潘老”就是潘年英教授,杨曦的老公。也就是杨曦的朋友陈绍陟在十几年前发表在《贵阳晚报》那篇著名的文章里说的杨曦“嫁给这座城市最愚蠢的作家潘”的那个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曾在《给年英画像》已说得很清楚了。陈绍陟没说错,潘年英确实很“愚蠢”。但杨曦爱的也正是他的这份“愚蠢”。只是陈绍陟不知道,潘年英也深爱着杨曦身上这一份“愚蠢”。两个“愚蠢”的人相爱,结婚生子,最终获得了人世间少有的清清白白的幸福。在《夜歌》里随处可以看到这样的句子:“潘老答应我,说一定要带我去银潭。”在如今这个离婚不会比吃一顿饭难多少的时代,他们的“愚蠢”不是难能可贵的吗!假如这“愚蠢”只是不会搞社会上的那一套,我以为这种愚蠢就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纯洁的代名词了。

《夜歌》中最让我着迷的还是那些谈看一部电影和看一本书的文字。廖廖数笔,准确到位。她谈自己的感动,就是谈自己的感动,不像我曾经读过的影评和书评,仿佛不选择独特的角度就不能表述一样。如今这年代,真的什么都有了,但就是没有感动了。人们什么花招都玩过了,就是不知道不玩花招怎么玩了。写到这里,我似乎突然找到了这本《夜歌》为什么会深深打动我的原因了,说白了,它就是不玩花招。这又回到了文章的开头的那句“文字是有心的”话上了。因为杨曦的文字有心,所以杨曦的文字动人。

好啦,还有感受就不发了。最后我想表达的就是:感谢《夜歌》,是它让我在长久的“职业”阅读,在自己的心变得越来越硬的时候,有了一次“软读”的体验。杨曦的文字有一种我一时半会儿还说不出的纯洁,不知这种纯洁是否与她的幸福感有关。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猜测,也许她的文字里最深处的东西我还没有读出来。或者她的文字就是她“夜歌”那首诗里写的“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2009-3-19于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