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忍无可忍  

2009-11-07 11:23:19|  分类: 杨曦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4日,当我接到朝平江井珠电话,说乡里有人打电话到她家,向她询问相关情况时,我很气愤,于是给黔东南日报总编王忠先生打电话,表示我强烈的不满,王先生回复说,“已经令他们叫停了”。

次日我给井珠打电话,向她作解释并表示歉意。

为此,我写下了博客日志《一石激起几重浪》。

这是继《善良的读者呀,你们就把朝平罗汉当作是我的艺术创造吧》之后,有关朝平江的第二篇博客文章,——我以为事情应该到此结束了。

10月29日晚,接到王总编发来短信,说:“刚才看到你发在网易博客上的贴(帖)子。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再找了,找也找不着,就把那当作一个艺术形象吧。倒是想抽暇去那里观赏一下美丽的自然风光,放心吧杨老师,不会给你惹麻烦的。要不你来参加十二月份黎平“一会两节”活动,挺隆重的。参加完活动我们一起去那个美丽的地方观光,有你守着我该不会闯祸了吧?如何,请回信。”王总编还说了,“一会两节”时,(口江乡)杨书记已经学习完毕,杨书记答应陪他前去;以及他想到朝平江找个资助对象等等。

我愿意相信王老师,相信他不会再去找了,所以回复道:“王老师,我已像(向)井珠作了解释,也表示了歉意,已经没事了。我不怪你,只是乡里人的那种行为不好。过节时候如果与我上课时间不冲突,我就去参加。”同时我告诉他,几个月前,我在博客上发有篇关于朝平江的日志,上面有朝平江的图片,他有兴趣的话可去看看。

接着王老师还发来两条信息,但我已关机睡觉了,第二天早上才看到,其中有一条是:

“杨老师您还是把博客上那篇与我有关的文章撤下来吧,人家看了好象以为我和你故意作对呢。我可没有什么歹意,不信你问我社杨玉平副总编,我把你的文章夸到天上去了,我自认为在本报文笔最强,从不舍得夸人的。玉平听我讲了你笔下的朝平江,一再表示要陪我去那里走一回一睹为快哩!”

我那两篇博客文章,没有虚构,没有编造,也不说假话(说假话的杨曦还没出生呢,至少活到现在,她是真实的,也是真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客观的记录,我可以对我笔下的每一个字负责,同时,我文章里并没有诅咒谁骂谁,更没有对任何人进行恶意的人身攻击,我为什么要撤呢?

我不为所动,也没有回复。

到11月3日,王老师又发来短信,说:“看到(博客上的)井珠的照片了,的确很漂亮,那个酷似朝平罗汉的增盈罗汉也的确很有风采。”“我看到朝平江的那些照片,但风景并没有象我想相(象)的那么美。”还说我的书如果还有的话,他想买几本送朋友。

我就相关问题做了答复,并特意向他说明:

“王老师,你要求撤的博文我没撤,抱歉!我比较讲究(求)个性及写作的独立与自由。如有得罪,今后再作文将功赎罪。”

到11月4日,又接到王老师的一条短信:

“杨老师,我终于明白你为何不叫打听那罗汉的情况了。其实你文章里描写的那村、那河、那人太美了,读后由不得让人想探个究竟,然而探究的结果却令人怅然若失。”

说真的,我已经为王老师感到遗憾了。

遗憾归遗憾,但也没什么。

可万万没想到,到11月5日,王老师又发来这样一条短信:

“他(指朝平罗汉)叫×××,子××岁,女×岁。”

看到这里,我心头的怒火腾地升起,竟然还在找呀,还不放过他们,难道要一直这样没完没了的惊扰下去吗,我已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我当即回复道:

“够了王老师,如果您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也许您就不会再这样继续做下去了!”

信息发过去了,但内心却一直平静不下来。

到晚上,等心境稍为平静了,我打电话给朝平江的卜易清,问他要了他的地址。今年暑假,我没时间去到朝平江,所以要送给他们的书还放在我老家宰麻,我想等到今年放寒假了,再把支助款以及书和照片一同送去给他们。但现在,我却决定,我要把书先寄给他们,让他们先看到书,看到我笔下真实的文字,要不凭着一拔什么人在弄来弄去的,不知会弄出些什么名堂来。

同时,我还向卜易清要了朝平罗汉的电话,我一方面请卜易清向朝平罗汉转达我的歉意,同时我说了我也要亲自打电话去向他道歉。

电话打过去,朝平罗汉正和朋友在喝酒。多年没联系,音讯全无,我早已听不出他的声音了。电话上,我问,你是朝平罗汉吗,他说是的,我就说我是宰麻的翠周,我问他是否还记得我。对方就急切的说了好一些话,可又显得语无伦次的,电话那头有点嘈杂,加上对方的朝平江口音,也许还带了一点酒意,他说的话我一时听不太明白,就有点发愣。对方没听到我说话,就问道,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我在听,但我不大听得懂,你能不能说慢一点。他就说,姐对不起,刚才一听到是你的电话,我太激动了。接着,他就放慢了语速,我也终于慢慢听懂了他的话。从他说的话,提到的事,我知道,他正是当年的朝平罗汉了。而且,当我听完他所说的那些话,以及他随口吟咏出的一首侗歌歌词,我又惊又痛,眼泪差点就出来了,——朝平罗汉哟,你永远是我侗乡灵魂永恒的完美化身。

尽管内心里是又疼痛又欣慰,悲悲喜喜,可一想到自己竟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与朝平罗汉重逢的,于是心思全无,根本不想再对他说那些破事了,于是我就说,今天你喝酒了,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吧,然后挂了电话。

次日,也就是11月6日,我再一次打电话过去。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朝平罗汉做了说明,也向他表示歉意(为因我的文章而有人去惊扰他的生活一事向他道歉)。然后我问,有人来找过你吗,朝平罗汉说,有个叫王忠的,不知从哪里问到我的号码,给我打电话来。我问,他在电话上说了什么?他问了一些七七八八的,朝平罗汉欲言又止。

——哦,自以为你是报社的记者,就可以任意妄为了吗,是谁给了你们这样的权利?!

打完电话,我再一次给王忠总编发去短信:

“王老师,我打电话到朝平江,才得知一些事,您真的过分了,也太不应该了,现在我郑重声明,关于朝平江的事,请到此为止!”

同时,为了我朝平江的朋友,为了那些善良的人们,我第三次写下这篇跟朝平江有关的博客文章。

我最后一次真诚的希望,事——不过三!

特以为志。

                (2009/11/7上午初稿;2009/11/8晚修改  )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