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我如此深切的感受到,我是侗民族中的一员  

2009-11-14 12:09:48|  分类: 杨曦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我的《朝平江》一文,引发了一系列事情,为行文方便,我暂且称之为“朝平江事件”。

在“朝平江事件”中,井珠、卜易清、朝平罗汉及家人,他们分别以自己的方式,在暗中保护着我。

我总是愿意相信别人,这没什么不好,而且我还将一如既住继续相信下去。

但有时候,我的轻信,又给人以可乘之机,被某些人所利用。

朝平江的乡亲,他们是善良的,是宽宏大量的,同时也是充满智慧的,他们比我聪明,比我更具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当他们一旦意识到什么,他们就有了防范意识,并自动采取防范措施,同时尽最大努力在暗中保护我。

我是在事后才得知的,当我终于得知,我内心被狠狠的震了一下。

从前,在侗族传统社会,它是以款组织的形式进行管理的。款是一种民间自治组织,它有大有小,往往是,一个区域里相邻的十几到几十个村寨组成一个小款,无数的小款又联合而成中款,无数的中款又相联成为大款,乃至特大款。款款相联,从而使侗乡成为一个牢不可破的整体。一旦外敌来侵,各小款或中款便联合起来,共同抵御外敌,这种方式便叫做“起款”。当整个侗乡都行动起来,联合起款,那便是大款或特大款了。在明代,当侗族大英雄吴勉为反抗官府的欺压,率众起义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整个侗乡风起云涌,一呼百应,从而形成了侗族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起款,从此后便有了后来名闻四方的著名款词——《从前我们做大款》:

从前我们做大款

头在古州,尾在柳州

侗款内部设有款首、款词、款场等,还有相应的一系列组织程序和管理规则,在此不加赘述。但在各款内部,村寨之间的联络,就是靠侗族的传统习俗“月也”来完成的。“月也”也叫“吃相思”,它就是侗族村寨之间的集体做客。正是通过“吃相思”活动,加上男女婚姻的往来,从而使侗族村寨之间,保持着亲密的人际关系以及非同寻常的民族凝聚力,这种民族内部的凝聚力,就像十根山藤绞成的一股大绳,坚韧、粗壮而雄厚。

二十多年前,正是通过侗族的传统习俗“吃相思”活动,我认识了朝平江的朋友,并结下深厚的友谊;如今,二十多年过去,我远离侗乡,远在千里之外,但却因一次偶然的“朝平江事件”,我重新感受到了侗族社会内部因其传统力量带给我的恩泽和保护。

很多时候,当我在侗乡行走,看到侗族传统文化的衰落,我总是心怀忧伤,很多时候,我总把自己与侗乡许多乡亲的交往和友谊,看着是个人间的往来和行为。如今,通过朝平江事件,我才深深感受到,我是侗民族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我在感受着它的忧伤,同时也接受着它的保护,朝平江乡亲对我的护卫,既是一种个人行为,更是一种民族意识的集中体现。

感受到这一点,让我内心深感震慑。由此我知道,尽管侗族传统社会一去不复返,永不再来,而侗族许多传统文化和习俗也将渐渐消逝,难以阻挡,但是,在过去漫长岁月里,侗族社会所凝聚成的强大力量,它不可能轻易消散,轻易退出历史舞台,它仍将在未来的历史中发挥其作用,所以,侗族仍将是一个不可轻易冒犯的民族,它既有着无上光荣而辉煌的文化传统,更有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民族尊严。

正是从这件事,我才深切的感受到这一切,特别是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侗民族一员的那种归属感和踏实感,所以,正像朝平罗汉的一位家人对我说的那样,有时候,坏事也可以变成好事。

是以此文作为对“朝平江事件”的最后总结。

                (2009/11/14上午  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