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魂牵梦萦石门坎  

2008-05-14 10:46:49|  分类: 杨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一篇专门为恩溢之家的弟兄秭妹而发的文章。今天上午重读多年前的这篇旧作,内心依然充满了感动,是那种听赞美诗时候所感受到的感动,有好几次竟不得不中途停下来。)

我不知道死后的柏格理是否真有灵魂,如果真有灵魂,我也不知道柏格理的灵魂在高高的天上是否仍一如既往的继续关注着石门坎这片土地,然而有一点我深深懂得,柏格理真是一个非凡的人物,是他把整个苗族从黑暗的思想境地中拯救出来,是他以大仁慈大悲悯给这苦难的人群以深情的抚慰,由于有了柏格理,基督教的神话走向了现实,由于有了柏格理,幽远的天堂灵光一下子贴近了民众,贴近了苍生。

 

我果真去过石坎了吗?

没有,我没有去过石门坎。

可我分明看见,一条残破的石阶小道从沟底通向半山腰,一截掩埋在泥土中的《溯源》石碑,一处断壁残垣中的游泳池,一片郁郁葱葱当年栽种的树林,一座地震后幸存下来的教堂,一群唱诗班的苗族男女,还有一段有关石门坎的史话,以及被一些学者称为西南高原“文化明珠”的石门坎文化。

那一定是在梦里,我一定是在梦中去过石门坎了。

从黔西北威宁县西行140多公里,在贵州的最西边,川、滇、黔的接合处,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村寨,那就是石门坎。

威宁地区,按地势分为三类地区:海拔1900米以下的矮地,海拔1900米以上的半凉山地区,海拔2200米以上的凉山地区。石门坎正好地处乌蒙山平均海拔2200米以上的凉山地区,西凉山最高峰高达2854米,西北向最高峰韭菜坪高2900米。有“高原屋脊”之称。由于隆升强,切割深,海拔最高2900米,最低940多米,相对高度达七、八百米,山形陡峭,危岩绝壁,高岭深涧,峡谷深邃,河流湍急,道路险峻。《蛮书》上说:

“石门东崖直上万仞,下临朱提江流,又下入地中数百尺,惟闻水声,人不可道。西崖亦是石壁,傍崖亦有阁路,横阔一步,斜亘三十余里,半壁架空,欹危虚险……羊肠小径,十倍蜀道。”

一面是万丈绝壁;另一面也是石壁,而路就在那陡峭的石壁上蜿蜓伸展,可路宽不过一步,而山崖之下,便是奔腾咆哮的河流。所以当地民谚有“抬头朝天是白天,弯腰看底是夜间。隔山说话听得见,走到面前要半天。”

然而就在这乌蒙山最深最高处,生活着一个苦难深重的民族——苗族,他们在这里刀耕火种,打猎放牧。但这里的土地,大多为“屙屎不生蛆”的强酸型土壤,加之这里“山高一丈,水冷三分”,“春季三月方暖,秋季九月间有降雪时,冬季刚坚冰凝冻,雪积数尺,……四时寒冷异常,虽在五、六月内有时亦可围炉衣裘,故昔人有云:四季无寒暑,一雨便成冬。”因此这儿只宜种耐寒低产的荞麦、燕麦,较好的低地才能种洋芋、苞谷,一年到头来往往是“春秋一坡,秋煮一锅”,据说他们种出的洋芋只有核桃大,苞谷只有辣椒粗。

当地人曾这样概括各民族居住的特点:汉族住坝子,彝族住半坡,苗族住山顶。为什么苗族要住在山顶顶上,是他们喜欢住“屙屎不生蛆”的凉山之地吗?我曾听人说,那是因为苗族认为住在山顶顶,站得高,芦笙就能吹得昂。

其实,原因并非那么简单。苗族是为了逃避不断被征剿追杀的命运,不断迁徙,最后才逃到这深山老林里来的。

苗族是中国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之一。苗族的始祖,最初居住在黄河流域一带,他们和其他古代氏族部落一起,创造了中华民族最早的文明。

大迁徙源于五千多年前,苗族远祖头领蚩尤与黄帝部落大战于涿鹿,经过旷日持久的战争,最终黄帝取胜,蚩尤溃退中原,蚩尤被俘后英勇不屈,在黎山被处死。他戴过的枷锁,掷于大荒山之中,化为了火红的枫林。

取胜的黄帝部落,占据黄河流域,从此成为中华正统文化的象征,而战败的苗族先祖,自此沦为被“中央”征伐的对象,经历代从未停息的征伐,一部分苗族先民被卖为奴,另一部分逃到南方,逃入人烟稀少的武陵山区,继而来到云贵高原的深山老林里,可他们还在继续朝西走,直到被天险般的横断山挡住去路,他们折而向南,进入云南红河一带,再继续向南,就进入亚洲大陆最南端的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等地,并有部分苗民越过大洋,去了法国、美国、加拿大……。

自五千多年前涿鹿之战,苗族先民开始了一场没有尽头的大迁徙。在屡屡征战中,他们从东而西,从北而南,从平原到山地,从山地到深山,一支原本强盛的大族最后流落于世界各地。

而在这支迁徙的队伍中,苦难最深重的要数流落在乌蒙山腹地的苗族。他们就是这些居住在乌蒙山腹地的石门坎乃至整个黔西北一带的苗民,是整个苗族的一个支系,他们被人称为“大花苗”。

几千年来,苗族一直向西匆匆奔走,而贵州的西北尽头,是他们大迁徙旅程中的一个小小的驿站,苗族先民将他们的血脉子孙散落在乌蒙山这个气息寒凉之地,一些人就停息下匆匆奔走的脚步,在这里狩猎务农,繁衍子孙,可还是被攻打,在清代的最后一次失败之后,他们被卖给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为奴,政治上受欺压,文化受排斥,经济上困苦异常,只能在森林里打猎和刀耕火种,他们在乌蒙山深处,在西部寒冷的高原上,相伴一曲苍凉的芦笙,默默倾诉悲凉的心境,默默追忆东方故土美好的家圆……

就在这时候,一个名叫柏格理的传教士来到石门坎。

柏格理出生于英国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家庭,作为一名基督徒,柏格理很崇拜英国传教士李温斯登,因为李温斯登去非洲传教,感动无数的心灵,使很多非洲土著居民都皈依基督教。而柏格理来中国,其目的就是想学李温斯登,要引领“一个民族的皈依”。这个民族,柏格理最初选定的是云南昭通一带的彝族,但传教十余年,收效甚微,据统计,至1900年以前,昭通教会仅有教徒30多名。由于收效甚微,此后,柏格理就转向苗族传教。

事实上,是大花苗民主动去找柏格理的。在认识柏格理之前,威宁苗民最早是从传教士亚当那里得知基督教的,但亚当当时在安顺传教,苗民从石门坎去安顺找亚当,要跋山涉水走十几天的路程,途中,汉人不让他们投宿,他们只得食用自己背的燕麦、玉米,夜里席地而卧,露宿野外,稍作休息,次日又继续往前走,当他们到达安顺时,常常疲惫不堪,于是亚当便介绍他们去昭通找柏格理。因为苗民从他们家步行去昭通则只要二三天路程。于是苗民们肩背燕麦袋,心中燃烧着希望之火,拿着亚当的介绍信去找柏格理。

当四个大花苗找到柏格理时,也许柏格理本人也没有意识到,由于他与这个正奔突在野风苍凉的山间身上裹满风霜的民族的相遇,从此引发了苗族大规模的皈依。

苗民找到柏格理,柏格理不仅仅只是提供给他们水、炉火和睡觉的地方,更主要的是他的平等温和的态度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苗民,苗民们世代当牛做马,传教士却称他们为弟兄姐妹,平等相待,于是他们长期以来备受不公正对待而被压抑的心灵一下子被基督教唤醒了,由此更多的苗民如同着魔似地来到昭通找柏格理。在《柏格理在中国》一书中这样写道:“有一天来了20人,翌日另外50人又至,继而又是100人、200人、500人。最后,在一个刺骨寒风横扫山野,厚厚积雪覆盖大地之日,竟有1000人走进了我们的大门。”

由于苗族信徒越来越多,1904年冬柏格理便进入苗区,选定苗族聚居地的中心点“石门坎”建立教会。没钱修教堂,苗民在极艰苦的生活中,省吃俭用,自动捐出100多万个铜钱,于是石门坎修建起了教堂。在教堂建好后的首次礼拜中,前来参加者就达一千多人,此后,有更多的苗族同胞入教,一些遥远的苗寨也整村整寨地皈依,《在中国西南部落中》一书载:“倘若波拉德〈柏格理英文译音〉及他的同事们想使自己成名,在一天中就能为三千人洗礼。”

一提起宗教,很多人一定很不以为然,然而,撇开宗教的神性,我们可以看到,《圣经》其实就是一部洋溢着浓烈生活气息和现实主义精神的伟大作品,它表达着人类的渴望和追求真理的梦想,它的核心其实就是一种强烈的悲天悯人的情怀,何况基督教还带来了西方的人文思想和文化平等接触方式,而且在传教进程中,传教士虔诚的传教精神令人感动,正是他们,为苗民带来了科学文化知识,带来了新的思想观念以及重新认识世界的角度和方法。

在长期的封建主流文化的排斥中,在沦为奴隶的痛苦中,在沉默与忍耐、焦虑与不安中,苗族找到柏格理,对他说他们要“读书”。

于是,1905年柏格理就在石门坎建校,招收苗族子弟入学,男女兼收,开始仅一个初小班,到1912年已成为高初两部、男女合校的完全小学,取名“光华小学”,之后,柏格理又以石门坎为中心,在黔、滇、川毗邻几十个县的广大少数民族地区有计划地推行建教堂、建学校。在石门坎小学毕业成绩优异的学生被送到昭通中学,继而又送成都华西大学、南京中央政大蒙藏学校或其他院校深造,由此石坎门教区为苗民培养了不少人材,其中有博士学位二人;大专院校毕业或肄业以上30余人;中专一二百人,中、小学数千人。苦难的苗族几经战败,辗转迁徙,流落到乌蒙山,他们没有自己的文字,截至清末,10万余人中只有两个上过初小的“读书先生”,绝大多数人不懂汉语。石门坎《苗族信教史碑》说:“苗族没有文化已有四千余年,读汉语文比什么都困难。”但自新教传入后,短短40年中,能培养出这么多的知识分子,不能不让人惊叹,苗族在新教文化的教育下彻底结束了“晦盲豕鹿”的蒙昧历史,而石门坎也因此成了贵州高原上的“文化明珠”。

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柏格理有着极狂热的宗教献身精神以及大慈大悲的人道主义精神。传教期间,柏格理多次成为官吏、地主、土目等暗杀的对象,但他仍不改初衷。为了“传通苗族”,他着苗装,讲苗话,走乡串寨,与苗族信徒一同吃荞麦、洋芋,一同住麦草堆,或者以石板、木凳及泥地为床,遇上狂风暴雨,他常穿着淋透的衣服过夜,有两次他竟在牛棚里与一头母牛及其牛仔一同睡在一捆干草上,就这样,柏格理不怕赃,不怕苦,不因艰难而退缩,四处传播基督教。在路上碰到苗民,他会主动给对方让路,主动与对方亲切打招呼,他还自己用苗语编了一首歌,走到哪里唱到哪里:

我不想走啊,

我想留,

我心里装着你们两万人,

我要赶走魔鬼,

拯救世界,

你们跟随主吧。由于柏格理的平等、友善态度以及不怕艰险、不怕牺牲的精神,苗族群众甚至称他为“苗族救星”,称他为“拉蒙”(“苗王”之意)。

柏格理在苗区传教,前后共十年有余。十年间,柏格理建教会、办学校,实行“实业教育”,最先在当地开设天文、地理、英语、算术等新教育课程,还认为妇女也应该有受教育的权利,于是创办“女子识字班夜校”,开当地女子读书的先河;兴建医院,改变当地病不延医的陋习,教育当地群众养成喝开水等良好卫生习惯;引导当地苗民进行游泳、踢足球等体育运动;为保持水土和绿化环境,在各村寨广泛植树造林,还专门从英国引进“雪松”、“樱桃树”美化教堂、学校环境;创建麻风防治;收养孤儿;创造苗族文字……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柏格理所创造的苗文。柏格理在传教期间,除了兴办正规学校外,为了让整个苗族脱离文盲境地,他还同时推行“平民教育”。“平民教育”就是推行苗文,通过推行苗文来扫除文盲。

       “平民教育”中推行的苗文就是柏格理所创造的苗文,它也被称为“柏格理苗文”。

苗族在历史上一直没有自己的文字。由于苗语同汉语的发音、语法都不相同,差异很大,柏格理刚到苗区传教时,因为口粑侍猓3D中埃缢选俺苑埂彼档孟蟆霸旆础保鸩簧傥蠡帷N饩鲇镅晕侍猓馗窭斫朊缜滩痪茫惆菔趴驳拿缑裱钛鸥魑Γ懊缬铮肽旰螅馗窭硪涯苁炝吩擞妹缬铮谑潜阕攀执丛烀缥摹?/P>

柏格理创造的苗文,所使用的全是苗民们普遍熟悉的苗族服饰上的一些图案和拼音字母,由它们共同组成苗文字母。这套文字符号大小字母共六十六个,苗民们学习起来很方便,一般只要几个月就既能读又能写了。柏格理就是使用这套文字把圣经译出来教苗民读,并用它编写“平民教育”教科书,也就是“苗文扫盲”的课本——《苗族原始读本》。

有了课本,苗文扫盲的“平民教育”进而推广开来。通过这种群众性的文化学习,使乌蒙山很多苗民脱去了文盲帽子。1925年《康藏前锋》上曾载文道:“石门坎苗化之区,计七八百里,教徒一万六千左右,……三分之二均能草读千字课本四册。”这样的成效不能不让我们吃惊。

如今,翻开《苗族原始读本》,我们看到许许多多这样的内容,如:

问:地球是圆的还是方的?

答:是圆的。

问:地球上有几大洲?

答:七大洲。

问:喝水要喝什么样的水?

答:要喝沸水。

问:苗族是什么样的民族?

答:是中国古老的民族。

问:苗族是从那里来的?

答:是从黄河流域来的。

《苗族原始读本》可说是朴素至极,它仅仅是采用最简单的一问一答的形式,浅显地表述一些常识。可我也不知道究竟是里面的什么东西,让我读着它时感动得泪花闪动。

1915年秋,石门坎流行伤寒。那时,伤寒病被当地人称为“黑病”,因为一旦染上,十人有九人难脱死神魔掌。当时石门坎教会学校有很多学生得病病倒。学生的家长、亲友由于惧怕而纷纷躲避逃开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柏格理不但没有避开,而且坚守校园,不避危险及辛劳进行救护,不幸受到感染,以身殉职,为着他的崇高的信仰献出了生命,终年51岁。柏格理死后,葬于石门坎的后山上。

我不知道死后的柏格理是否真有灵魂,如果真有灵魂,我也不知道柏格理的灵魂在高高的天上是否仍一如既往的继续关注着石门坎这片土地,然而有一点我深深懂得,柏格理真是一个非凡的人物,是他把整个苗族从黑暗的思想境地中拯救出来,是他以大仁慈大悲悯给这苦难的人群以深情的抚慰,由于有了柏格理,基督教的神话走向了现实,由于有了柏格理,幽远的天堂灵光一下子贴近了民众,贴近了苍生。

                    1999年  于福建泉州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