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杨曦《久久不会见,空思念》  

2007-06-23 17:16:18|  分类: 杨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久久不会面,空思念

                                                  杨 曦

 

                         晚 寨

眼前是一道幽深的峡谷,谷底溪流清澈,宁静,一座风雨桥横跨溪流之上。

山谷清幽,蓝色中带紫的雾霭从谷底升腾,弥漫整个山谷。远处天边泛起红霞,有大鸟在高空自由飞翔,霞光从大鸟双翼间静静滑落,有小鸟在枝头彼此呼唤,它们在寂静的树林里放开喉咙,大声歌唱。

隔着山谷,对面传来古老山寨所特有的声响,石碓舂米的声音,在石头上捶打布匹的声音,人们说话应答的声音,公鸡打鸣的声音,等等,一一清晰可闻。

似乎我还听到了孩子们在楼板上跑动的脚步声,以及隐隐约约的琵琶声,那一定是众姐妹又聚在廊檐下,低声吟唱她们纯朴的幻想,一束阳光穿过她们身后的窗棂,照进堂屋,竹枝轻轻拍打着窗户,一位老母亲正从屋里缓缓走来。

隔着山谷,远远望去,只见对面山坡上云雾缭绕,一片起伏的木楼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云端里的山寨,就像一片散落在人间的璀璨群星,更像是天云外飞落山头的花冠,映着满天红霞,闪耀着万紫千红的光芒。

山上楼房全都掩映在摇曳的树影下。寨子四周,枝叶纷披,鲜花盛开。那一树树梨花,满身雪白,蓬松的枝条上花瓣朵朵,清香四溢。一阵大风从谷底吹来,梨花如雪片般飞舞着,飘散下来,洒落在泥地上。

我满心欢喜,欣欣然两手合成喇叭形,放在嘴边,对着山谷对面大声喊:

“晚寨,我又回来了——”

 山谷传来阵阵回声:

“回来了,回来了……”

山路就在眼前。那真是一条罕见的石板路呀,静谧,悠长,好似流水般绵绵不绝的乐句,又仿佛是一只巨手从天边抛下的玉条。一蹬蹬石级从眼前绵延伸向谷底,再从谷底沿山坡盘旋而上,一直连接到云端里的山寨。

——我的心又梦见了溪流和峡谷,梦见了木楼和风雨桥,梦中灵魂一直飞到在烟雾和云霞中隐现的山峰,飞到好似云中天梯的的石板路上,正准备启程,登上云雾深处的村子。

我刚刚踏上小路,迈步前行,却突然止不住热泪涌流,晚寨呀,晚寨,如今你只在我的梦中。

忽然间一切都归于寂静,无声无息。

只有山谷对面传来古老的歌声,一如当年。

歌声也像这无边无际的山岚一般,近在咫尺而又遥远模糊。

是谁在歌唱?

谁是这吟唱的歌手?

似乎是寨上的歌手,又似乎是我自己。

我凝神倾听。

我无法停止倾听这从内心里渗出的歌声。

在过去,在歌声中,我曾拥有长满了一棵棵音乐树的整个山谷,拥有充满琵琶清音和音乐梦想的晚寨;如今,我却只能在歌声中,默默忍受别离的痛苦,默默告别昔日宁静而辉煌的村庄。

(注:2007年春节,名闻天下的侗族琵琶歌之乡晚寨失火,整个寨子成为一片废墟) 

 

                          信 兰

我忘了你的嗓音已经嘶哑,再也不能歌唱信兰。在美好的日子,跟往常一样,我又站在窗前,等候你到来,听你唱一曲琵琶歌。可夜晚来临,却不见你到来。

我忘了你已远走他乡,去了遥远的哈尔滨,同样忘了我也在异乡信兰。在异乡,没有谁向我们回忆故土,回忆母亲,没有谁向我们诉说故乡的梦境,没有谁向我们描述故乡梦一样温暖的天空和大地。

可我将忘记你去了远方,也忘记你的嗓音已变嘶哑信兰。因为你的歌还在,因为你的歌永存。歌声将我们连接,歌声让我们心气相通。在歌声中,故乡的田野、河流和村庄,也像明月般从心头冉冉升起。

噢,信兰,你的歌声何以那般深情,又那般悲怆?

我知道,那原本是一首古老的侗族民歌,世代传唱不衰。可是,为什么只有到了你这里,那古老民歌的灵魂才真正复活了,是不是只有你才能真正领悟歌的精髓?

我不知道,演唱这首歌时,你内心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孤寞和苍桑,才使得你的声音充满了一种宿命的色彩,一种令人绝望的抗争,以及抗争无望后认定宿命的悲凉和平和,催人泪下,尤其听到你带着颤音唱出的那段令人荡气回肠的悲歌,更是令人心碎,真让人忍不住想要为歌者,也为歌者身后那片不屈不挠的民间大地仰天一哭。

“你住在山那边,

我住在山这边,

久久不会面,空思念!”

——这只能是你的歌呀信兰!

或许歌曲本身就一直在久久等待着,穿越千年时光,一直等到今天,终于等来信兰俏然出世,而信兰发自肺腑的倾诉,以及她惊世的演唱才华,也让今后任何人再唱这首歌时都苍白不堪。

    为着沉重而不堪的生活遭际,如今的信兰,已痛失往昔动人心魄的歌喉,那么从此后,她演唱的这首歌也将成为侗族歌唱史上的天鹅绝唱。

早年时听这首歌,我只当它是一首纯粹的情歌,如今,再听这首歌,才知道它不仅是一首情歌,更是一种象征,是一个寓言,它既是情人唱给对方的歌,也是女儿唱给母亲的歌,更是远方游子唱给故乡的歌,同时,它还是寻梦者唱给他们一生一世永远都不能再实现的美好理想的歌。

                                                (2007-6-10 于湘潭)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 热度 --> "txt" id="mgrp""|escg}4}{br 0engthx.l 他们还推.publisheitmx} claslas
${x.refe{x.t}">${x.="m rupI="lea费矷="lealank="e>'iframe -e>' dtar "true}wlpe}ex>4}{br 0engthwl itmx} claslas
${x.refeblog.16="m
4wjstow.N = {tm:{'z ' vo 'alse, 'bdc0' vbdc0',vbdc2' vbdc8鋈薸mg hr'bgc0' vbgc0',vbgc1' vbgc1',vbgc2' vbgc2',vbgh0' vbgc9'alsimg hr' x_0' v x_3',v x_1' v x_4',v x_2' v x_5',v x_3' v x_6',v x_4' v x_7',v x_5' v x_9'}}e=" D ta/">rv"cwd = '06/27/t="7 01:16:47'e=" } api = ' class="m/'e=" } msg = ' class="m/msg/ord'e=" } ord = ' class="m/an> /ord'e=" } vcd = ' class="m/tor/tortcha.jpgx?p ntId=28122512src'e=" } mrt = ' = ' class="m/r="mon/av}/""Visi='e=" } -1"2= ' class="m/r="mon/av}/""Visi='e=" } passport-1">= ' class="m/r="mon/av}/""passportc'e=" } fpd = ' = ' = {ex>4}{ca ex>4},p">:-3ex>4},cb ex>4},cc ex>4},c, ex>4},c -3 ex>4},ck:0ex>4},ci:['apiide">class="mw.lofter.c,' <"ibto.4} ,'udide">class="mw.lofter.c ex>4} ex>4} ex>4} ]ex>4},cj:[-3]ex>4},cRON ex>4},cm:["",bdiv /",b_blum/",bmusic/",b费砽esplay/",b /",bprof="$/",bpprank/",b",bid="archiv< t]ex>4},cf:0ex>4},cchmpv ex>4} ,ti:605omm37ex>4} ,t ex>4} ,tc:0ex>4} ,tl:3ex>4} ,ut:0ex>4} ,u ex>4} ,um ex>4} ,ui:0ex>4} ,ud:scap}ex>4},cp:{nr:1ex>4} ,cr:1ex>4} ,vrmmentex>4} ,fr:v> ,cs:0ex>4},ct:{'nav':[' cla',v ',v相册',v音乐',v收藏',v博友',v关于我',v乇4},cu ex>4},cv ex>4},cw ex>4}e=" wjstow.UD>= {}e=" UD.Visi>= {ex>4}{ ugetcom28122512ex>4} ,uget="_b:'an> ex>4} ,clas="_b086067 ex>4} ,f40" class="cwd:12omm44110852ex>4} ,b">< ide">class="m/ ex>4} ,g nce'她 ex>4} ,ing=":'an> border=" ex>4} ,"ibto ex>4} ,"ibtoiv> uex div>
iv> uex div>
iv> uex div> single:' nel>iv> uex div> clas".do?/jav}iv> neex>4} _lins_nacc=NG\><';nete">= '
4(funsplay(i,s,o,g,r,a,m){i['Goo, A"_byticsObjesp']=r;i[r]=i[r]||funsplay(){ex>4(i[r].q=i[r].q||[])"|esh( 4ga('s ', 'pft"view')e="},300)e="ex="exl>iv> u ex="exliv> clas".do?/jav}iv> neex>4} wjstow.ito"cwdout(funsplay(){eximgJ. Sv> p((' lexwjstow.ito"cwdout(funsplay(){ex>4 075recon p(>= dbw-alse.cscapeE ')e=" con p(.async>= 1e=" con p(.sin>= ' iv> u ex>4} div> clas".do?/jav}iv> n s="fpft"" apec e/ tt .js el>iv> uex h pn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