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曦的博客

既然不能死去/那就活着/尽力长出最高的花枝/开出世间最洁白的花朵

 
 
 

日志

 
 
关于我

杨曦,侗族作家,贵州榕江县人,现居湘潭,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学校十佳魅力老师。著有《翡翠河》、《歌谣与记忆》、《夜歌》、《寻访侗族大歌》等。个人爱好:喜欢看书、看电影、行走和爱笑。

网易考拉推荐

《歌谣与回忆》相关评论(之一)   

2007-11-26 22:10:03|  分类: 《歌谣与记忆》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引自《侗人网》)

                             在歌声中忧伤找寻

                              (贵阳)陈守湖

   10月22日晚11时至23日凌晨5时,我一口气读完了杨曦的《歌谣与记忆》。

  宰麻。加所。宰荡。丰登。苗兰。大利。宰南。一串侗寨的名字。

  杨曦在这片歌声飘荡的土地上出生。远离故乡后,她一次次地回到故乡,从贵阳回来,泉州回来,从湘潭回来,带着采访本回来,带着相机回来,带着录音机回来。在《歌谣与记忆》里,一个个侗乡的清晨,黄昏,甚至是夜晚,那个行走在边地宰麻的侗家女儿,用双足在丈量着故乡的土地,用心灵在谛听着来自故乡的天簌之音。

  《歌谣与记忆》里,有着回溯家族往事的疼痛。杨曦在书中呈现给读者传奇一样的母系家族历史。从章鲁地主家逃婚出来,在高盘侗寨找到爱情的苗兰长发女,她是“我五个外婆的母亲”。宰南外婆,宰闷外婆,宰荡疯外婆,丰登外婆,宰荡角外婆,外婆的人生际遇,浓缩了侗家女人的命运。女性的坚韧与执著,透射出来的人性光辉,照亮了阴晦的日子。丰登外婆是五个外婆中最命运坎坷的一个,临解放时被划分地主,不为什么,就只因为丰登寨分到了地主名额,找来找去找不到,后来想起丰登外婆的母亲曾嫁给地主家,就将她划为地主了。反复地批斗,大冬天站在齐腰深水里,被逼着交钱,可她哪里有钱呢?几个姐妹卖了首饰凑钱给她,悄悄地帮她干活,但被人发现后,却被批斗更厉害。但就是在那样不堪回首的岁月里,丰登外婆也没有停止过歌唱。这个老人是命运坎坷的,但也是长寿的,她活了九十一岁。“丰登外婆九十岁了,但她依然显得那么美丽,在她身上,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优雅,有一种历经沧桑的美。”这是一种深沉的美丽,这是一种令人流泪的美丽。

 《歌谣与记忆》里,有着对故土生态衰危的隐忧。当年的“五百宰麻”,河流清澈,森林环抱,宁静纯朴。而今的宰麻,清流不在,森林消逝,喧嚣浮躁。自然生态秩序的紊乱,往往带来的是文化秩序的混乱,而文化良秩的消逝,又何尝不在改变着人的内心秩序?七零八落的歌班,在广东服刑的打工表弟,因宅基地争执不下的丰登新寨……杨曦笔下的故乡宰麻,是美丽的,也是忧伤的,更是隐含疼痛的。在深夜里,读杨曦美好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一个远足的侗家女子,正在用她自己的文字,在试图缝合支离破碎的故乡。只是不知道,在她的内心里,是否已完结这个神圣的仪式。或许,这样的缝合,只是西绪弗斯一样的轮回?

  《歌谣与记忆》里,更多地是对于自身族群文化的苦苦“寻根”。在这本书里,杨曦循着歌声,回到了故乡,找到了亲人。“饭养身,歌养心。”侗族是一个热爱歌唱的民族。不过,杨曦笔下的歌声,并非民俗的简单再现。在她的故乡,歌唱是亲人们的生活。在她的内心里,歌唱是宗教般的仪式。亲情,刻骨铭心的亲情,令人疼痛的亲情往往让人伤感。而杨曦对于歌唱的叙写,亦使我在深夜的阅读中黯然神伤。她对于侗族民歌的情感,在《加所》这篇文字里表达得淋漓尽致。

  她感动地写那深情歌唱的侗族歌手——“他的歌声像一只美丽的幽灵在夜空中飘荡,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静静游走……让人仿佛觉得他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兄长。”

   她深情地写那令人心醉的侗族情歌——“仿佛一道光从长空划过,心被照亮,灵魂也被唤醒,那些古老的密码突然间向我开启……我像是从一个千年的梦中醒来。”

  她忧伤地写侗歌磁带里的美好旋律——“曾经,曾经,在很多年以前,我第一次听到磁带里的歌声,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找到这位歌手,如果真能找到他,我就跟他走,因为歌声是一代又一代侗家女的宿命,也是我的宿命……”

  她写到的这位歌手,我们多年前即熟识。读完杨曦的《加所》,我有一种想打给他打个电话的冲动。从故乡黔东南那片土地来到贵阳,我相信他有太多的局促和不安,或许也曾经对自己的歌唱有过惶然,但我想对他说——一个人的歌声,拥有如此美好的文字,拥有如此纯粹的谛听者,歌唱的意义,我们怎么去放大它也不为过。我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了《加所》的结尾,我的耳边仿佛回荡着侗歌的动人旋律,这个深夜里,我有一种想流泪的伤感,我已经很久没有在阅读中捕捉到这样的情绪了。

  宰麻,是一个侗语音译的地名,它的本义是“大寨子”。

  宰麻是杨曦的故乡,她用《歌谣与记忆》整整一本书写了她的宰麻。

                     2007年10月29日于贵阳

(《歌谣与记忆》,杨曦著,湖南人民出版社2007年11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